葉西

世间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巍面〗他是光(5)

上一章

#这章真的有点甜

“你是谁?”鬼面仰头看着他,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这句话问的沈巍一愣,只见他下一瞬就到了鬼面的病床前抓着鬼面肩膀,审视着鬼面的表情,像是要从中看出什么东西来一样,不敢相信的问:“你不知道我是谁?!” 


鬼面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陌生儒雅的男子紧紧抓着他,眼睛里还透着一丝疯狂的样子,面上闪过一丝恐惧,他用力的扯着那双牢牢压制着他的手想把它挣开的样子


“你是谁啊?放开我,你弄的我好痛啊!” 


此时鬼面的主治医生终于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沈巍说:“沈先生,你吓着你弟弟了,我们刚做过测试,他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巍听了这话,双手便下意识的放松了力道下一秒就被鬼面用力的甩开了,迅速用被子将自己全身裹起来只留下一个头,整个人如一只受了惊吓的乳猫一样,警惕的瞅着他,仿佛随时会给他挠一爪子。 


沈巍见状,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低头问那医生:“我弟弟夜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主治医生歉疚的说:“很抱歉,医院一时也找不到原因,不过一般失忆的原因要不是受了太多刺激导致的暂时性失忆,要不就是有让病人觉得痛苦难忍的事不想回忆起来,当然也可能是您弟弟躺了太久,一时忘记了。...” 


他还没说完,就被沈巍打断了“医生,他还有重新记起的可能吗?” 


“啊?哦哦!...有倒是有,不过...您弟弟这情况,应该是属于第二种失忆,这种的话,呃...如果病人自己不想记起的话,强迫也没用,只能看病人自己想开了...” 


沈巍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强忍黯然,回道:“...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一直看门外默默观望的赵云澜见状,十分有眼色的将那还欲安慰的医生捂住嘴拉了出去,还顺便带上了门。 


沈巍坐在床边,看着鬼面瑟缩在一角,很是怕他的样子,强忍着黯然,将手伸出来温柔的对鬼面道:“别怕,我是你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嗯?” 


沈巍一直将手伸着,眉眼间盛着浅浅的笑意,温润无害的模样很轻易地就使得那头受了惊吓的小兽卸下心房,见似乎沈巍没有伤害他的意图,鬼面就试探着,将自己苍白纤瘦的手搭在了沈巍的手上面,然后被沈巍轻轻握住,两只手交叠着,十分契合,仿若一双。 


沈巍看着轻轻搭着他的那只手,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与夜尊回到了他们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兄弟俩相依为命,互相依靠,日子虽然过的艰辛,但现在想一想,那却是还未成为“沈巍”时最单纯快乐的时候。 


手上的摇晃将他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原来是鬼面见他一副神游天外的呆愣模样,觉得自己受了冷落,便做些小动作想吸引回他的注意力。只见鬼面一只手拉着他的晃晃荡荡,另一只支着下巴,气鼓鼓的样子,见他看向了他,顿时又笑了开来:“大哥哥,你是我哥哥?怪不得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我叫鬼面,你叫什么名字呀?” 


沈巍定了心神,纠正他道:“你不叫鬼面,你是夜尊,我弟弟,我叫沈巍,是你的哥哥。” 


鬼面,不,夜尊:“可我记得我是叫鬼面啊?” 

“不,你记错了,你叫夜尊。” 

“哦。”夜尊没再反驳,抓着沈巍的手玩了起来。沈巍看着弟弟好奇纯真的样子,眼神愈发柔和.... 

“夜尊,过几天,等你全好了,我们就回家,好吗?” 

那人抬头看向他,一如数万年前,那个懵懂单纯的小鬼王,只听他回道:“好呀!嘻嘻~” 

------------------- 

十天后 

“病人恢复的很好,可以带回家修养了,不过要记得按时来医院检查,知道吗?”那医生看了看病历,确认无误后,痛快的让沈巍办了出院手续,带着在医院待得无聊透顶一直吵吵嚷嚷闹着要离开的夜尊离开了这个他住了三年多的医院。 


沈巍与夜尊在路上走着,双胞胎极为相似又英俊的脸孔给了路人的视觉极大的冲击,尤其是夜尊,一头银发本来十分邪魅,但其主人却一脸呆萌,尤其是还像只小奶猫一样的紧紧跟在他的双胞胎哥哥旁边,这强烈的反差萌当即就惹得几个一直在身后为这兄弟俩的颜值所吸引而“偷偷”(明目张胆)尾随的妹纸一边尖叫着一边拿着手机疯狂照着相。 


最后还是沈巍动用异能解救了被路人齐齐围观的惨状,瞬移到了一家大型商场。夜尊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因为身形被他瘦弱,便显得那衣服有些松松垮垮。他便想为夜尊买几套衣服,进了一家他常去的服装店,挑了几件适合夜尊的让他试着,等了半响却不见那人出来,担心夜尊在里面出了什么问题,沈巍正想询问,走到试衣间门口门却自动开了一个小缝,夜尊从那缝里探出头来,肩上光裸,很明显没穿衣服,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对他说:“哥~,我不会穿,你来帮我吧。” 


沈巍:“……”他失忆还失的真彻底... 


接下来几天,沈巍算是重温了一遍小时候是如何带夜尊的,不,更麻烦,小夜尊很小就懂事了,而大夜尊......什么都不会。 


洗澡洗头发穿衣全得他帮着,因为夜尊一不小心就会摔进脸盆或滑倒在地上,漱口洗脸都得重新教过而且怎么教都学不会,每次进浴室都仿佛是一个车祸现场,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最重要的是――夜尊挑食! 


看着夜尊右手别扭的拿着筷子将他夹的蔬菜又一次扔到一边,沈巍陷入了深深的挫败感中... 


晚上,鬼族内人人闻风丧胆的黑袍使看着再一次不穿睡衣光溜溜 的躺在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期待看着他的弟弟,觉得自己的头,再一次痛了起来。 

“夜尊,回你自己的卧室睡觉。” 

“不要!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你已经长大了,要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我不需要!!!” 


而如果沈巍严词拒绝的话,夜尊就会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委屈的看着他,一直看到他弃械投降为止…… 
半夜,沈巍看着蜷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弟弟,手指无意识的轻轻磨挲着夜尊渐渐养的光滑细腻的脸颊,不知在想什么。 


―― 
这天周末,沈巍杠不过夜尊的撒娇痴缠,再一次带着他去了游乐园... 


看着面前的人山人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小孩子兴奋的笑声,沈巍越发觉得身旁的夜尊的心理年龄可能真的只有在他面前跑来跑去的小萝卜头那么大,不,可能还没有那么大。。看着夜尊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他感觉自己的骨头今天可能要散掉了。。 


鬼屋,过山车,升降梯,水上漂流,怎么刺激怎么来。 
“呕!...唔呕!不行了,不能玩了”沈巍扶着他的一把“老”腰,不断在垃圾桶旁吐着。 


“好吧!”夜尊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不过还是顾忌的沈巍,没有再继续。出了游乐场,两人正准备回家休息,走到一个小巷子,却被几个拿着刀的小混混给堵住了。 


“抢劫!把钱交出来就放你们一马!” 

“没错,兄弟们盯你们很久了,识相点就把钱全交出来!!” 


沈巍不欲与他们过多纠缠,更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十分爽快的把钱包给了他们。 


他本以为就这样这样就没事了,可有时候麻烦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 正当沈巍想带着夜尊离开的时候 


“哟,是对双胞胎,长得还挺不错的”其中一个顶着毛猴发型的小混混神态猥琐不怀好意的盯着沈巍俩,很明显是还想做点什么。 


剩下的也扫了扫他兄弟俩,互相交换了眼神,一步步逼近沈巍二人,很明显是除了劫财之外还想做点其他什么。 


沈巍虽然作为黑袍使,拥有庞大的黑能量,但他无意伤害人类,因此在此时,这群混混面前,竟是处于弱势,不能动用黑能量,只能靠肉搏,但一个是平时不怎么锻炼身体的教授,一个是刚从医院出来没多久的病人,高下立判。 


沈巍脸上青紫,身上也狼狈着,却还是将夜尊牢牢护着,那些混混却更加猖狂,yin笑着,欲对他们上下其手。 


但是下一秒,这些人全部被震飞,摔在地上吐血不止。 

“你们摸够了吗?”夜尊阴沉着一张脸,双手聚起黑能量,欲将那些人全部都杀掉。 

“夜尊,不要”这是沈巍的声音。 


夜尊听了他的话,僵了一下,聚起的黑能量顿时消散,那些混混见打不过他们,连忙从地上爬起,一溜烟地跑掉了。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夜尊背对着沈巍,整个脸埋在阴影里,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神情。 


“……是”沈巍知道自己终究是瞒不过他,坦白说了。 


“你早就知道,还看着我在那里装傻充愣,是在看我笑话吗?!”

“.不是!我......”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不过是因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心存愧疚而可怜我罢了!!”

“……夜尊,我承认有孩子一部分原因,可是――” 


“够了!!”夜尊将自己的拳头紧紧攥起来,像是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他平静地说了一句:“很抱歉,这段时间打扰到黑袍使大人了,承蒙大人照顾,鬼面不胜感激,但我们之间的仇恨,永远不会消失!!”说完,瞬间消失。


而沈巍看着那人消逝的背影,良久,才低落的说:“不是的,不仅仅是这样的,夜尊......弟弟......” 


下一章

评论(60)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