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聂卫】山鬼篇之爱恨难平


上一章

再睁开双眼,盖聂惊觉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旁边有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醒了?”盖聂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外面天色昏暗,自己竟是从白天晕到了晚上,不过此刻他顾不上这些,刚才说话的很明显不是那位老药农,这里人迹罕至,可刚刚那声音听来却是如此的熟悉……


摸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盖聂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但却仍将光往声源处试探着照了过去,只见早已发黄的窗案边,立着一个身着旧时喜服、白发鹰眸、手持利剑的“人”,或者说,鬼魂,因为那“人”的身体是透明的,被光一照,更显虚幻。


“他”一转身,面容便清晰的显了出来,盖聂看着那人熟悉又陌生的容颜,顿时心神大震,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不知是何滋味...心中隐隐的猜测在此刻得到了证实:“小、小庄?”


“想来你是记起了所有的事,不然也不会来找我,怎么?看样子,你很想我?...”那人的话虽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的,盖聂听了,就仿佛回到了那时,他们还是师兄弟的时候,他的小庄,总是桀骜不驯的样子,经常捉弄他,可是有时,就连师傅都猜不出他的想法时,小庄却总能一眼看穿。


幽暗的天色将卫庄衬得愈发诡谲,只见他的手稍稍动了一下,持着的剑便像是有灵性一般,附和着振动起来,发出“铮”的一声轻鸣。卫庄在离盖聂三步时站定:“我说过,再相见,我必,杀你!!!”接着,盖聂便见到了那堪称辉煌的一剑,只是这一次,不是对敌,不是比试,而是...杀他...


此时盖聂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但最终都归于平静 ,静默的看着那惊鸿一剑刺出,下一秒,将他的心脏贯穿,可盖聂却似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他顺着剑身一步一步靠近,任由利刃刺进血肉,血顺着剑一点点落在地上,慢慢连成一线,不顾卫庄又在他身上捅了几个窟窿眼,终于,他将自己负了太多的人拥在了怀里:“真好,小庄――能再次见到你...”

――

“小伙子?小伙子?!醒醒!……”意识昏沉间盖聂听到有人好像在叫他,他努力撑起精神终于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位带他上山的老药农,只听那老人在一旁激动的说:“小伙子,你真是命大!在那云雾山待了一天居然没事,不过昏了一夜,昨天我一转身发现你不见了,吓得老头子三魂都快出窍了,幸好我在一间破屋子里找到了你,要不然这山里蛇虫众多,毒性又大,只咬你一口,你的小命啊就没了.”接着又是一阵感叹:“你们这群年轻人啊,真是不要命...”

盖聂听完了那老人一番话,先是诚恳的感谢了那老人一番,待那老人走了后,手慢慢触上了心口,还有其他几处应该被刺穿的地方,却发现仍是光滑如初,但昨天经历的事情,他相信绝对不是一场梦境,只是,小庄,为什么没有杀了他呢?

在老药农家里吃了一顿饭填饱了空了一天的肚子后,不顾老人的劝阻,盖聂又急匆匆的上山了,这次,只有他一个人。鬼谷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格局却仍与从前一样,想来是小庄一直默默地守护着吧!再一次上山,他轻车熟路的避开了那些机关,可刚走那座木屋面前,一把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正是昨日卫庄杀他的那一把:“你还敢回来?!”


卫庄站在他身后,从前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盖聂苦笑了一声:“小庄,可以让我解释清楚吗?当年,我和端木小姐真的不是――唔!!――”盖聂转过身,不可置信的望着卫庄,他的手尽可能紧的捂住脖子,可血还是循着指缝涓涓的流了出来。只见卫庄低着头,神色不明,一句带着无限怨恨与凄绝、或者,还有一丝当事人也没发觉的恼恨与嫉妒的话一字一句随着寒风飘了过来:“你和她的事!我!一!句!也!不!想!听!”

――

第二天,盖聂捂着脖子,再一次从床上惊醒,旁边是那老人和他的妻子,脸上都带着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接下来就从两老口中得知,这一次,他貌似是被人仍在山脚下,被他们发现的...


...其实也不怪老人家一副活见了鬼的样子...毕竟,估计这么多年来,只身一人什么防护都没有的进了在普通人心里神秘莫测的鬼谷还能活着出来的,就他一个。


盖聂思忖了下,随即掏出手机向公司打了电话:“老板...抱歉,我想请个假...时间不定...对,把我从前没修的假一次修完...谢谢您!”...


卫庄坐在树上,望着那月亮发呆,。自那一天他死后,许是戾气太大便成了恶鬼,他生前不信鬼神,死后连阎王都不敢收他,呵――鬼魂在阳光下是不能出现的,这么多年来,饶是他心志坚定,但在无尽的黑暗与寂寥中,那些记忆中美好的、黑暗的,最终都渐渐模糊,到最后,卫庄已经快忆不起他是谁,又为何存在于这里了,让他一直执拗地等待下去的,只剩下心中那一丝不明的执念了。


但是,就在卫庄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盖聂!他最恨的人!再一次出现了!!那个人,再次给他自以为已经苍老的灵魂注入了生命,在见到那人的瞬间,那些他以为已经或快要遗忘的记忆又尽数变得鲜活。


真是冤孽,他想,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在他,一切都快要记不清的时候,他又闯了进来...


卫庄看着在树下已经站了许久的盖聂,思绪飘远,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会来这里找他,然后他再“杀”了他,然而每次,当他以为他会惧怕、不会再来的时候,第二天,鬼谷里却又能见到他的身影,原来,到最后,妥协的,竟还是他。他看着那人,竟是无可奈何:“你要说什么就说吧吧,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你若想死,我自有千百种手段...”


而此时,盖聂衣装凌乱,不修边幅,眼角周围青紫,已是快要支持不住的模样,听到卫庄这样讲,如果是常人听到估计要活活吓死可他却微微笑着,因为,他的小庄,终于愿意打开那扇紧闭着、不肯留一丝缝隙的心门了,他的小庄,就是这么直接、爱憎分明,爱上一个人,那么那个人的身心就必须全部是他,容不得一点背叛,即使他不爱他,他也要将他抢过来,用锁链捆住他,用感情束缚他,他的一切,都是他的。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盖聂稳住心神,现在最重要的是向师弟解释清楚他,和端木蓉的关系……慢慢的,那些曾另二人快乐过也痛苦过的记忆碎片慢慢拼凑在一起,盖聂组织好语言,将那已经遥远模糊的爱恨嗔痴、恩怨情仇便一点一点的述说。


卫庄听了,许久,一声似是来自地狱最深层的叹息从他唇间溢了出来:“呵!原来,我这么多年的挣扎,痛苦,只不过都是我的自以为是吗?原来...竟是如此...呵!竟是如此!!”卫庄猛地抬起头,不知何时,他的双眼已经变成血红,深刻的黑纹沿着眼角一路蔓延至耳际,卫庄的肩膀微微颤动,似是极力在隐忍着什么。


“小庄?!你!――”盖聂慌了,他突然有些后悔,如果真相只会另师弟更痛苦,那他说出当年的事有何意义!


良久,卫庄似是平静了一些,他对着满脸关切的盖聂说:“你先离开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小庄!!”盖聂攥紧了拳头,但他知道此刻师弟的心绪不稳,多说亦是无用,在深深看了一眼他的爱人之后默默下了山。

而他们洒在他们身上的月光,依旧柔柔地铺满了整座寂静山谷,千百年来,一如往昔...




――――――――――

其实我认为这篇文里卫庄之所以放不下,是因为爱太    深,变成了执念,即使死后也要抓住那一点点的微芒,等待着那个可能永远也等不到的师哥,不过还好最后等到了

如果师哥没有来找小庄,那我接下来就写盖聂死后也成了鬼,但是失去了所有记忆只知道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找,然后有一天终于飘到了云梦山找到了那个等了他千年的卫庄,接下来就上演鬼鬼恋哈哈哈。

其实这两人都有错,一个是不愿问,一个是不敢认

下一章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