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吾有一念 ,虔诚千年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十七)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你疯了?!”旭凤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似是完全不能接受成为润玉天后这般荒诞的事,不过他到底经得事多了,很快就镇定下来思索其中利弊,突然,他脸色忽变,带上了当魔尊时邪魅风流的模样,挣脱润玉的钳制一把勾起润玉的下巴让他不得不抬头看向他,仔细端详了下面前这张清润无双的脸用颇具有挑逗意味的语气说:“你若娶我为后,天界那群庸俗顽固的神仙必定会万般阻拦,若是兄长真要与我长相厮守,倒不如舍弃天帝之位,随我回魔界当魔后更为可行。”


润玉任由他扣着自己的下巴不做挣扎,目光从容不迫地直视着他让旭凤反而有些不自在起来,正当旭凤欲收回手时,润玉出手如疾迅速牵住了那只欲收回的修长右手,将它牵引着缓缓移向自己的心,让旭凤感受到那里沉稳有力的心跳,一下接一下。


紧接着,润玉薄唇微启,一直收敛的属于天帝的威严和气势顿时倾泻无遗:“我润玉做事,向来但凭己心又何惧他人评说!我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


旭凤内心有些震动,他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或许从未真正了解过他。


左手无意识摩挲着手中凤凰蛋的鎏金纹路,里面的幼崽感应到了父亲的气息顿时欢快的滚了滚,同时蛋身散发出暖光,然后周身就散发出绚丽的火焰,将旭凤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及时将快要翻滚出自己掌心的调皮鬼捞回来搂在怀里以防再次掉落,对于润玉的这一番相当于求娶示爱的言论未置一词,先前那一番魔尊的嚣张气焰也消了下去。


见旭凤闻言只是低垂着头并未回答,润玉也不着急,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将这一只高傲的凤凰一点点握在手心,对于看上眼的猎物,他一向极有耐心。


不再说什么,将旭凤的手拿下来,十指相扣,从旭凤手上拿过罕见活跃的小凤凰蛋,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清槐,将小凤凰递给他,温言道:“槐儿,爹爹们要先去一个地方,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清槐接过凤凰蛋,虽然有些不舍就这样让旭凤离开,但也懂事的没说什么,他望着二人,认真的回道:“爹爹和娘亲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弟弟的,槐儿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


“娘亲?”润玉有些疑惑,被他牵在身边的旭凤听到这称呼顿时黑下了脸,润玉明白了过来,忍住了嘴角蔓延的笑意,只是那眼里的忍俊不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出言纠正清槐的称呼,在承诺了槐儿一定快去快回之后接着就原地施一个遁身的法术,下一刻他二人便来到了一座空寂的宫殿前。


旭凤有些疑惑于润玉为何带他来此,他望向润玉,想要他给一个解释,来到此间后,润玉却沉默了下来,看向这座不同于天界其他装饰华丽精致、甚至显得有些朴素的宫殿,紧了紧和旭凤交握的手,推开门带他一起走了进去。


殿内空旷,就连一桌一凳也无,殿堂正中央供奉着一牌位,上面刻着洞庭龙鱼族簌离公主之灵位,被缕缕香火围绕着,案前还拜放了一些蔬果花卉,显然是经常有人来打扫祭拜的,润玉看着牌位上面母亲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哀痛,恰好被旭凤捕捉到。


旭凤嘴巴无声张了张,却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人,说到底,他毕竟是他杀母仇人、润玉母族覆灭的罪魁祸首之子,而自己的母神也因他而死,这其中的恩怨种种,他又能以何种身份立于此前呢。


不过润玉的情绪稍纵即逝,转眼间已没了踪影,他掀开玉白色的下袍跪在殿内唯一一张蒲团上,背脊笔直,仿佛任何事都不能将他打倒般,对着簌离的灵位拜了三拜,然后起身。


旭凤在他起身后也照着润玉下跪祭拜了这位长辈,或者说,他的另一位母亲,叩拜之后,他又拿起旁边的盘龙香烛点燃,插放于香炉之内,两人静默一时,相顾无言。


润玉又将旭凤带去了另外一间屋子,殿内光线暗沉,只有香案前俩根白烛徐徐燃烧着,顶端若隐若现闪烁的星子里飘出一缕缥缈白烟,模糊了视线。


旭凤重重跪在地上,眼里几乎要涌出泪来,但他知道母神若是在这里定会呵斥他不成样子,作为天界储君,要隐忍稳重,不论如何悲痛不能让别人轻易瞧出自己的情绪,即便如此,旭凤仍旧红了眼眶。


将喉间上涌的哽咽吞回,旭凤看着身后自进来便冷着面孔的润玉,疑惑不解。


“你……为什么?”


“因为她是你母亲”,很清楚他要问什么,润玉握紧了拳,白皙到近乎透明的手更衬的那上面浮现的青筋尤为狰狞,他显然在竭力隐忍自己的情绪,他继而说:“从前那些年,我只让槐儿自己祭拜过,告诉他那是他祖母,我从未踏入这里半步,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天界大殿下抑或簌离之子,我只是陪自己心爱的人来祭拜他的母亲。”润玉变幻出另一只蒲团,朝着牌位恭谨拜下,站起,他负手看着阳光透过乌云的遮盖从因年代有些久远而显得斑驳的木窗透过,顿时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宫殿,凤凰花被风吹着洋洋洒洒落了一地,还有几朵调皮的飘了进来落在那人逶迤的黑发和暗金羽袍上,构成一幅难言的好光景,润玉的心不知怎的就松懈了下来,目光难得慵懒的看向旭凤,正撞上那人对上来的幽夜双眼,两人都感觉曾阻在二人心中的那一层坚冰慢慢松融最后碎裂了一地,不由相视一笑。


一笑泯恩仇

君子之道,忠恕而已


“走吧,还有人在等着我们呢。”一只纤长有力的手从清贵的素白袖袍底下伸出来。


“嗯。”另一只同样好看的手打上先前那只,宫殿的大门打开着,于是阳光就这样照射在二人身上在地面投射出留下俩人相叠的身影,一人墨发黑袍,一人银冠素衣,双手交握,走了出去。


“陛下,不可啊!莫说那旭凤已被削去神籍叛下天界成为了魔尊,就拿您与旭凤乃是亲兄弟这一层来说便万万不可啊!!!”太巳仙人拿着玉牌重重磕在地上,大呼不可,其他人要不随之伏跪在地,要么上前谏言,大有一头磕在柱上以表忠心的劲头。


“有何不可?!魔界与我天界联姻利多于弊,俩界联合,得魔界助力,那些对我天界虎视眈眈的其余各界自会熄了他们的狼子野心,况盘古初开之时,伏羲女娲兄妹二人结为夫妻时怎不见诸神反对!天界所记载的史册中又为何只对二人之功绩歌功颂德未见片语指摘!本帝不过是想求娶一心爱之人,又为何遭你们重重阻拦?而你们口口声声说的兄弟成婚有违天纲伦常,何为天?!本帝告诉你,我润玉,即为天!即为纲!!!”


被润玉气场所摄,大部分神仙都讷讷不敢再言语,只有太巳仙人等老臣仍欲进谏,见此,润玉震袍一挥,直接堵住了他们要说的话。


“本帝心意已决,毋需再劝!!”


说完,不待底下人颜色如何,甩袖离开了金銮大殿。


平时故作清高、端的架子一个比一个大的仙家们相互对视一眼,俱都从对方看到了自己的颓丧萎靡,无奈苦笑,不是他们胆子小,只是他们这位天帝陛下气势太过摄人,城府颇深,性子又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最后拿主意的仍是天帝,许多大事他们这些大臣不过是走个过场。


润玉没有回他的天帝寝宫,而是去了从前旭凤所住的栖梧宫,自旭凤叛下天界后那里就一直荒废着,近些年他又派遣工匠将它内外重新修缮了一番,从前伺候旭凤的书童侍女他也一并留在那,等着那人回来,庭院中栽的那一株凤凰花树早已枯死,他便亲自去了花界向如今的新花神锦觅讨了种子在原地栽下,现在已经开的十分繁盛了。


远远的,润玉就听到了孩子传来的欢呼声,被笑声感染,润玉在金銮殿被那群仙臣们的集体反对所闹出来的一丝不快也随之散去了,他扬起一抹笑容,刚走进内殿就差点被清槐喷出来的水柱淋了满身,里面传来一声带有呵斥意味的凤鸣声,音色清越绝然。


看清楚殿内的景象后,润玉脸上的笑意愈发扩大。


因着要孵化他们的小儿子,旭凤不得不化出自己的真身九羽凤凰为幼子提供至纯至精的能量,若说什么火属的能量最好?自然是只有最尊贵的凤凰提炼出来的琉璃净火最为精纯,但这净火力量过于强大,旭凤便只能动用全身的灵力在自己周身布了一个防护罩免得误伤他人,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岂料小凤凰蛋调皮的很,自上次被旭凤喂养过一次后就活跃了起来,才在旭凤的凤凰真身羽翼里吸收了一会儿琉璃净火后就挣脱了他的桎梏,冲破防护罩飞了出来。


它蛋身周围布着的琉璃净火很快就燃着了周围的帷幔纱帐,但旭凤是火凤,无法召水来灭火,况且这琉璃净火又岂是这么好灭的,只好让一直缠着要待在“娘亲”身边美名其曰:“奉父帝之命看好娘亲”的大儿子清槐救场,清槐得了“娘亲”的授命顿时喜笑颜开,立马化成一尾小水龙盘绕在内殿上空,对着燃起的地方喷水,这水柱带有真龙灵力,很快就将烧起的地方浇灭了,被火焚烧过的地方留下一片焦黑还徐徐散发着烟气,润玉进来便正好撞上清槐对着起火的门口喷水。


清槐见他来了,化成人身笑嘻嘻的扑在他身上,向他说着自己的“功绩”,弄清楚了来龙去脉,润玉看着旭凤含笑不语,被他看得恼羞成怒的旭凤背过身复又幻成凤凰原型,不顾害他“出糗”的小儿子发出的求饶,暴力将它重新夹在羽翼下温养,任润玉和大儿子清槐二人如何安慰劝解都不肯再理人。


栖梧宫外,凤凰花也像随着润玉父子二人劝解似的,蹁跹的花瓣如蝴蝶一般跟着飘洒在空中飞舞,落了一地。




PS:二凤:我不要面子的呀?!哼!(ー`´ー)

咳!最近几章许多小可爱说润玉男友力MAX,我也是这么jio得,下一章两人大婚O(∩_∩)O

——————————
另外感谢@乐乐鈴的打赏,真的十分对不起这位给我打赏了好几回的大天使,我真的搜不到你呀T^T



评论(27)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