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世间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预热】 712巍面24h

巍面将迎来一场盛宴(*^﹏^*)


爱各位太太(*^﹏^*)(。・ω・。)ノ♡


只写巍面的鸽子阿离:




  各位亲爱的小可爱们,你们遇到过双胞胎吗?那种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下一个问题,那你见过两个有着深仇大恨,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双胞胎吗?



  或许你不信,可是你错了,这样的相处模式,还真就是这两兄弟的日常。


  自小黑白分明,却被命运推向黑白两极;羁绊从前往后,自始至终从未有过缺席。



  黑色,那是至高无上万人敬仰;白色,却是极致卑微人鬼共弃。



  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探寻过原因。



  万年的时光,早已理不清,谁是谁的痛,谁又是谁的光?



  双生子的意义,大概就是我们要去找寻的,美好的情节。


  于是我们在712面面出道当天,从头温故这一年这对双生带给我们的欢笑与泪水,然后,我们和他们一起笑对未来。



  届时,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与鼓励。












时间:2019年7月12日


参与人员:


00:00    @J独孤翘楚               无题 


01:00    @阙魂                       在繁星闪耀的城市 


02:00    @宦相辞                    金风玉露 


03:00    @江越                        巍面cp相性75问 


04:00    @葉西                        放弃我抓紧我                   


05:00    @千纸鹤飞到月亮上    故梦 


06:00    @康康面面                 重逢


07:00    @晓汐公子                 撩汉十八式 


08:00    @任闵敝                    何时可多情


09:00    @居老师的教案          人生无限公司  


10:00    @缺钱                        一万零三十二岁 


11:00    @Nora诺拉                再见,你好 


12:00    @一只皮皮龙!          杀不死的我的哥哥 


13:00    @卍卍没想到              抱柱 


14:00    @冬雪                        愿我如星君如月 


15:00    @只写巍面的鸽子阿离性冷淡的诊疗方式 


16:00    @小黄鸭                     出道日礼物 


17:00    @墨紫 杀无                 我回来了 


18:00    @才不叫猪青青           爱你不是两三天 


19:00    @Sweet生                  匹诺曹


20:00    @隼白奕茶居              风也很温柔 


21:00    @骊酒无月                  抉择 


22:00    @三百两                     当他想喝绿豆汤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23:00    @安与卿知                  木偶爱人 


24:00    @骗面之词                  沈面面要回娘家






特别掉落


06:13   @阿离离的二妮妮         非你不可


07:12   @领子👑                      红绳 


07:25   @风域                           回家


09:28   @爱殇                           情深不寿


13:14   @月下饮茶                    有狐叩门 






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宣传   图   @领子👑 


             @风域 




请订阅tag『712巍面24h』



【巍面】他是光 (8)甜向

上一章

#前面怀孕的细节的都在上一章,请没看过的面面麻麻们先行了解一下

#这里从面面要生胖娃开始

#有点短,看今天如果有时间就多写一点


自从肚子里踹了一个小的,面面在哥哥眼里就变得格外娇贵,若说从前是把他当小孩子照顾,那现在简直是把他当成了稀有国宝在捧着。衣服碗筷哥哥洗,马尾辫子哥哥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形容的就是沈面,从前那个万鬼哭嚎、闻风丧胆的鬼面一去再也不复返,哦对了,黑袍使沈巍觉着无论是“夜尊”还是“鬼面”都不大符合人类的审美,于是就按照他的姓氏给弟弟起了一个新名——沈面,小名面面,这个自带软糯意味的小名随着沈巍的叫唤很快传扬开来,迅速代替了沈面的其他称呼。



认识沈巍的那些人看见他有一个长着一张软萌乖巧的脸蛋又与其兄严谨正经的性格截然不同的胞弟,年龄大些的看了沈面母爱爆发,年纪小点的双眼就会直冒红心,又加上这个如此蠢萌的小名,除了于是无论是沈教授的同事还是学生,在偶尔沈面来哥哥办公室或教室打发时间的时候,只要碰见了都会亲切的唤一句——“面面同学”。


不过此时我们的面面童鞋因为生产痛得全身冷汗直冒,可管不上这些了。虽然鬼族孕子一事没有人类母体十月怀胎这么辛苦,但抽筋盗汗、食欲不振、水肿浮躁、泛恶欲吐这些事还是会发生的,沈面晚上有时睡不好会经常起夜,因此沈巍夜里不会睡熟,时刻警醒着,昨儿半夜沈巍突然感觉怀里人浑身颤抖、冷汗湿背立马就惊醒了过来,连忙将沈面摇醒,折腾了大半夜。在沈面的腹部有规律的收紧僵硬之际,划开他的腹部将婴儿取了出来。


大抵双生胎这基因有遗传,又加上沈巍先前便用黑能量探到过自己弟弟腹部有两股不同的气息,因此从沈面肚子里抱出两个“哇哇”大哭的宝宝他也不怎么惊讶,只专心帮沈面加速愈合伤口。


这点伤口对于鬼王自然算不了什么,没一会儿就愈合了。从哥哥那里接过其中一个娃娃,真丑,面面看着那皱巴巴的小脸心中嫌弃,沈巍一看自家弟弟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为宝宝澄清“婴儿刚开始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张开了自然就好看了”“哦”沈面明显有些不相信,但毕竟是他与哥哥的孩子,血脉相连,再怎样他也还是喜爱的。


沈面抱着孩子逗弄,沈巍就在旁边含笑看着,倒真的很有一番“家”的味道,突然,沈面想到了一事,有些尴尬地问旁边的哥哥:“你给他们取了名字没有?”沈巍听到这话也愣了,他一直忙着照顾面面,居然忘了给宝宝起名字了,不过这也无伤大雅。他看着窗户外面正冉冉升起的朝阳,心下一动,就说了出来:“不如就叫他们沈晨、沈曦好吗?”沈面听了也觉满意,于是刚出生的俩个宝宝的名字就这样愉快的被决定了!


不过房间内,对话还在继续:

“面面,我以后会注意点不弄到你里面去,不然你怀孕太辛苦了”

“我无所谓,反正最后收拾摊子的是你,~o(* ̄︶ ̄*)o”

“好好好O(∩_∩)O,全部都由我来做,你只要配合一下就行了”

“嗯咯╭(╯^╰)╮”.......


下一章

〖巍面〗他是光(4)


上一章

好黑啊...... 

…… 

… 

鬼面陷在一片黑暗中,茫然不知出路...

――


沈巍似是不敢相信地一步一步走到那个倒下的人前,蹲下身,手指像是不能控制的剧烈颤抖 着慢慢碰到了地上逐步蔓延的血,然而当他刚一沾到就像是触了电的迅速缩了回来,讷讷的看着手中的鲜红不言语。 


赵云澜十分奇怪,用手推了推他蹲在他旁边问:“哎,你怎么了?”沈巍这才仿佛被惊醒了般迅速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鬼面轻轻抱在怀里,似是怕弄痛了他一般,将左手覆在那个他亲手刺出的伤口上,想用黑能量愈合它,可愈合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伤口流血的速度,即使沈巍已经将黑能量释放到了最大,伤口还是源源不断的流着血,像是要将那具身体的血液全部流干一般。 


特调处的人已经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都不知如何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鬼面的伤口终于不在流血,沈巍看着沉睡着的那人,终于颤声说了一句:“去医院...” 


众人还没明白过来,于是他又咆哮着重复了一句:“去医院!!!!” 


“啊?哦哦!!!!” 


……

急救室门口,郭长城、祝红一排人挤在一起,看着那坐在长椅上捂着脑袋的人窃窃私语...


郭长城:“沈教授好奇怪啊,他怎么了,我从没见过他那个样子...” 

林静:“废话,那里面躺着的是他弟弟,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不着急吧。” 

大庆:“可那是鬼面啊,这一系列的麻烦事都是他弄出来的” 


…… 

赵云澜看着这一群叽叽喳喳八卦的样子,再一次怀疑自己招的不是人才而是一群天天在街坊打牌磕瓜的三姑六婆,他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脑袋,终于忍不住上前低声咆哮:“这是医院,要安静懂不懂!!!” 


众人:......懂了! 


急诊室的门就在此时打开了,沈巍是最先走到那正摘着口罩的医生面前,焦急的问:“医生,他怎么样了?” 


那医生惋惜的道:“大人是保住了,但是很遗憾,他流了太多血,孩子已经没了。” 


沈巍早有预料,他知道孩子能保住的概率极低,却还是难掩伤心,见那医生正准备往前走,他连忙叫住他:“医生,我希望医院能帮病人保守这个秘密” 
那医生回道:“自然,这是医院的规定” 

沈巍松了一口气,说:“谢谢医生。” 

―― 

郭长城就在一边奇道:“什么孩子?什么,那个鬼面有了孩子还流掉了?!” 

余下的特调处成员:......这种微妙的时刻你可不可以闭嘴! 

――
病房内,沈巍坐在那人身旁,看着鬼面苍白憔悴的模样,沉默不语。 


赵云澜就站在边上已经猜到了什么,看着他,道:“那孩子是你的?” 


“...是” 


赵云澜还想再说什么,可沈巍却似料到他要问什么一般,望着床上躺着的那人,回道:“几个月前,我和你去了一个酒吧,你走之后,我被一些陌生人灌醉了,第二天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虽然处理的很好,但我还是发觉了自己身上的异样,因为不清楚是谁也不知道那人对我做了什么,怕你担心就一直没和你说。” 


  “……” 


“他被我刺穿腹部后我就感觉到了,只是不敢相信,鬼族直系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血缘感应,血缘越接近,感应就越强烈,我与夜尊是大不敬之地浊气孕育所生,自是没有父母,可当时,他流血的时候,我却感应到了那种联系,就好像有一个关系和我非常亲密的生命,渐渐消失了。。” 


沈巍用力抓着自己的心,很痛苦的样子,赵云澜想上前安慰,他却摇了摇头,抓着鬼面的手,不再言语。 


一个月后,沈巍找来赵云澜,请他帮他一件事。 
赵云澜:“你疯了!穿越到过去极其危险会送命这句话还是你跟我说的忘了吗?!!” 


沈巍站在窗边,看着一白如洗的天空,镜片反射着白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床上,鬼面仍然安静的睡着,像是要把几万年缺的觉都补回来一般。 



沈巍收回目光,看向赵云澜,说道:“几天前,我问医生为什么我弟弟还没醒,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不待赵云澜回答,他又接着说了下去:“医生说,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各项检查也都正常,按理应该早就醒了才对,一直昏睡不醒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想醒。”沈巍又自嘲的笑了笑,他说:“其实那医生不说我也知道,夜尊的伤早已好了,就连他亏损的黑能量我也全部补给了他,他不醒,只是因为恨我,不想原谅我罢了。” 



沈巍弯下腰,替那人掖了掖被子,又轻轻的抚上那人与他极其相似的脸,动作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非常珍贵的宝贝一样,只听他轻声道:“这一个月来,我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对夜尊实在了解的太少,我不知道万年前的那次他跑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成为反抗团的首领四处作乱为祸人间,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恨我...” 


赵云澜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所以...,你就想回到过去,看夜尊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 


“对!”他回过头来看着赵云澜,说:“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利用异能看夜尊的记忆。” 


赵云澜叹了口气,道:“咳,我说不过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帮?” 


沈巍:“你不用做其他的,帮我守着这里,除了你,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干扰我。” 


赵云澜:“好!” 

―― 
进入那人的记忆海比想像中的容易许多,那些他以为会受到阻拦和反抗的精神屏障俱都为他打开,让他极其顺遂的就进入到了夜尊的记忆中。 


然后,他就看到了夜尊的一切,让他痛悔不已的一切。


他看到了 ――


夜尊小时候对他这个哥哥的崇拜和儒慕,看到了他的弟弟,对哥哥为保护他而受伤而感到心疼和内疚,看到了他对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的自卑,看到了不知何时,他这个弟弟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被 掩藏的爱意和期待,他也看到了他对昆仑的嫉妒,被他漠视的委屈与伤心,还有最后,那些令他心痛欲裂的场景。 


他的弟弟,原本尊贵无比的鬼王,被人踩在脚底下欺辱殴打却无力反抗,被人百般侮辱为了活下去却仍然要笑脸相迎,不复矜贵,如一朵被主人不小心掉在了外面的蔷薇花,一旦失去珍惜的人,便只能陷在泥土里, 任人践踏。 


他看着,在那人拥有异能吞噬了那一群欺辱他的人之后,开心的去找他,而他这个哥哥却以为他已经堕落成为了反抗军首领,亲手伤了他,将他封在了地底最黑暗深处,自此万年不得解脱。 


不敢看那人被他亲手封印后不可置信、目呲欲裂的眼神,沈巍退出了夜尊的识海,睁开眼,脸上一片湿润粘腻,水流顺着脸颊滴在他手上沈巍才发觉自己已是满面泪痕。赵云澜在一旁,认真关切的问他:“怎么样,都清楚了吧,我刚看到你一直在不停的流泪还以为你出了什么岔子呢。” 


沈巍取下眼镜,用随身携带的手绢擦了擦脸,平静了心境之后,回答了赵云澜的问题:“没事,我都明白了,谢谢你为我守卫。” 


赵云澜闻言顿时放了心,又回到以前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对他说道:“没事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特调处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嗯。” 


待到赵云澜走后,沈巍一直勉力抑制住的泪水瞬间掉了下来。 手中紧握着的那人的手骨瘦如柴,那天,他在抱他的时候才发觉他的弟弟看似坚实的身体不知比他瘦弱多少。低头在依旧沉沉睡着、毫无知觉的人儿的苍白额头上吻了吻,沈巍端坐良久,久到日落西山夜幕都已降临了,整个病房笼罩的黑暗中,窗外的月光洒在病房内的两人身上,倒是十分宁和,突然,坐着的那人哽咽着开口的说了一句话,打破了夜的静谧。 


“夜尊,是哥哥错了,哥哥不该抛弃你,不该错怪你,你再原谅哥哥一次,醒过来,好吗?”...... 


因为是在黑暗中,所以坐着的人没有看到,睡着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手指轻轻动了动。 


…… 

三年后 


龙城大学依旧保持的原来的样子,在夕阳的余晖下,迎送着来往的行人,日复一日。 


下课的铃声响起,今天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了。沈巍便停下手中的粉笔,直接下了课。他不是个喜欢拖堂的教授,尤其是现在还有那人要照顾,底下的学生瞧见他麻利迅速的收拾着教案,便知道他是要去照顾那个在医院里住了三年的双胞胎弟弟了,因此平时一下课就会围着沈巍问问题的学生也都识趣的没再凑上去,让教授能快点去医院见他弟弟。 



赵云澜的车一早就在那等着,见沈巍出来了就按了按鸣笛,示意那人,除了先前收拾好鬼面折腾出来的乱子,接下来这几年特调处可以说是闲的发慌了,因此,“闲的发慌”的赵云澜就充当起了免费的司机,虽然依照那时候的情景,他才是受害者,但鬼面哦不,是夜尊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三年是因为他也是不争的事实,又是好兄弟的弟弟,他自然不会过多计较。 


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沈巍两人刚走到门口,就正好撞到了夜尊的主治医生,还没等沈巍询问夜尊的病情,那医生就一脸激动的打断了他:“我刚想让医院打电话给你呢,正好你就来了,你弟弟...” 


醒了,但是记忆好像出了点问题...... 


医生的下半截话已经被风刮散在了空中,沈巍站在病房门口,迟疑着不敢进去,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名护士拿着一些应该是用于检查 的仪器走了出来,房内正看着天花板发呆的人似有所感,朝着门口看了过来,目光澄澈,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你是谁?” 

  

    ……


下一章

〖巍面〗他是光(3)

#甜甜的一章 

#上一章

 

“都是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给我滚!!” 

 

烛九等人一下被黑能量击溃,倒在地上吐血不止,虽心中奇怪为何近日来boss脾气越发喜怒不定、反复无常,却没人敢在此停留多一秒,只能赶在那站在高处的人再次发怒之前狼狈的逃离了。 
 

 

待到那些人都走了之后,鬼面才跌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冷汗津津,如果此时有人回来的话,便会看到鬼面的腹部黑能量极其浓郁,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样,吸收着鬼面的黑能量。 


 

“该死!”透过肚皮,鬼面清楚的看到里面有一团未成形的小婴儿蜷缩在里面,他身上的黑能量顺着连接婴儿的血管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 

 

他发觉自己肚子里多了一个娃娃是在两个月前,那时,他正与数只幽兽缠斗,正当他想运用异能吞噬那些怪物时,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他忍着这股痛意勉强杀死了幽兽并吸取了它们的黑能量后,那股难以忍受的痛意才逐渐消失,他仔细检查了全身,惊讶的发现他刚吸取的黑能量全部是朝着腹部涌去,就连自身的黑能量也被吸收了一些,才发现肚子里多了一个小生命。 
 

鬼族是没有什么近亲结婚的障碍的,他犹豫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对腹中的胎儿下手,对自己说留下它是因为可以用它威胁沈巍,并且它是两位鬼王结合所产生的后代必定天资极高能成为他日后得力干将,可连他自己也没发觉或是不肯承认的是,留下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这是他与哥哥所孕育的血脉,他不忍心杀掉它。 

 

怀孕的人会变得特别暴躁,脾气也会反复无常,肚子里揣着一个小东西的鬼面也不例外,这点从烛九那帮人被踹的吐血的次数的飙升可以看出。 

 

腹中那团血肉成长所需要的黑能量极为庞大,每日三倍与往常的黑能量吞噬才勉强安抚了肚子里的小东西,不过他自身的能量也被吸取了不少,又加上胎儿渐渐大了经常在里面闹腾,鬼面的精气神便不再那样好了 ,面色也终日是惨白的,不过他积威甚重,又加上地狱里本来就是暗无天日,一时倒没人发觉。 
 

轻抚着腹部,那里已经不复平坦,而是微微凸起了一些,被宽松的的长袍掩着,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什么的,感受着手中那个生命的律动,鬼面的面上神情难得的柔和了一些,不过摸着摸着,他又似想到了什么,冷哼了一声,又变成了那一副冷漠邪魅的模样,下一秒就原地消失了。 
 


他是去杀赵云澜的,这几个月他蛰伏在地下没有动作,
天天看着那赵云澜逗弄哥哥,早已是憋了一把火,可是哥哥沈巍总是与那人形影不离,不是待在特调处就是待在哥哥家里,就连哥哥上课也经常是车接车送,因此他一直没找到什么好机会,趁着今天哥哥去地下办事的空隙,他再也按捺不住了。 

 

将楚恕之打昏,祝红、大庆等已经躺了一地,人事不知,特调处的桌椅和文件七零八落,电子设备也被毁坏,正“滋滋”的响着。 

 
鬼面身穿雪浪长袍脸上戴着黄金面具,唇角勾起浅浅笑着,一派绅士的模样,手上的动作却无比粗暴。 
 

质地良好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鬼面单手将反抗无能的赵云澜扣在柱子上,将手缓慢收紧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面色涨红,扒着他的手脚也不断的蹬着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却徒劳无益的样子,大声的嘲笑道:“怎么样?昆仑君,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吧!从前高高在上的神,现如今却如同一只蝼蚁,只能在我手上挣扎求生!” 
 


鬼面伸出另一只手,抬起赵云澜的脸仔细端详着,轻声道:“你这张脸长得是不错,怪不得哥哥会看上你。”他停了一下,放下抬着赵云澜脸的手抚着肚子怔了一会儿,这才又接着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杀了你,甚至毁灭海星统治星球这件事也不是一定要做,只要你答应,永远不在见沈巍,和他说你一点也不喜欢他,我就放了你,还有其他人怎么样,这个买卖划算吧?” 
 

“我才…不会……出卖他!”赵云澜使劲掐着那只在他脖子不断收紧的手,竭力吐出了这句话。。 
 

“这样啊?那就...怪不得我了!!”手上的力量不断增加,鬼面就想直接结束了那人的性命,肚子里的婴儿却在此时猛地踹了他一下,鬼面的呼吸一乱,便松开了那只钳制赵云澜脖子的手。 
 

此时,本在地底办事却察觉赵云澜有危险的沈巍却赶回来了。 

 

他急匆匆的利用空间迅速回到了特调处,看着倒了一地的人后焦急的四处搜寻着那人的身影,一转身便在角落里看到了捂着脖子大口呼吸的赵云澜与旁边站着本应该被封印在地底的夜尊,见他出现,俱都望了过来。 

 

沈巍看到那戴着金色面具的白色身影后一瞬间认了出来:“夜尊?!你怎会在这?!”他稍一思索,便已将所有的线索串在了一起,看着鬼面道:“所有的事都是你做的?!烛九等人只是你拿出来的幌子,你就是那个真正的幕后指使者――鬼面!?” 

 

此时鬼面正竭力压制忍受着腹内胎儿的闹腾翻滚所带来的不适,听了这话,却还是打起精神应付道:“怎么?很惊讶?也是,被曾经的废物折腾出这么多麻烦事,哥哥也很困扰吧?来呀,杀了我呀,杀了我,所有的事情就全部解决了,哈哈哈哈!...” 
 

“夜尊,你就为何不能收起你的野心安分待在地底呢?!鬼族之人,就应该待在鬼族人该待的地方!” 
 

“为何?你说为何!哥哥,什么才是鬼族人该待的地方?你别忘了,我与你是双生鬼王,你也是鬼族的!哦不,你是斩魂使,有神格,自然与我们这些肮脏邪恶的恶魔不同!那么,哥哥放心,有我这恶魔在一天,就会让人界永不得安宁!!” 
 

 

“...夜尊,你别逼我”扶住赵云澜将他放在墙角安置好后,沈巍握住斩魂刀,刀锋一转,闪起银光一片。 鬼面看着那人在站在阳光下,有如神袛,不,就是神袛的样子,恍惚间便将此时的沈巍与万年前他们还是最亲的兄弟时,他将他护在身后的身影重叠起来了,笑了笑,色如春花。其实他与哥哥生的一样,只是,他与他的道路,永远不同。 
 

鬼面拿出他的武器,迅速与沈巍缠斗起来,沈巍的能力是学习,他能够借助所有他看过的异能,而鬼面的能力是吞噬,在场的除了沈巍以外全部不是地星人,他本想吞噬沈巍的黑能量,可刚一运起,看着那人就不由自主地将手放下了。 
 

怎么办,原来,我还是舍不得伤害你。 

 

黑能量与黑能量相互碰撞,激发的磁场似要将整个屋顶掀翻,沈巍将手一掀,手中的斩魂刀便脱出以不可阻挡之势刺向了鬼面,鬼面忙运起能量抵挡,斩魂刀或劈或砍或削,灵活多变,鬼面连月来因被腹中胎儿吸收了不少黑能量一时竟奈何他不得。 

 

腹中疼痛感越来越强,还伴随着一阵阵绞痛,鬼面能够感受到胎儿因为母体的震荡而不断挣扎着,有一股血从身后那极隐秘之处流出,顺着大腿蜿蜒而下。 
 

 

他见大势已去,以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奈何不了他,更何况杀了赵云澜,心下萌生了退意,见赵云澜就在对面不远处,便借着那人的刺一刀跳到了赵云澜身边将他钳制住,对那人说:“哥哥,小心伤到了你的赵云澜,今天是我失算,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你放我离开,我就放了赵云澜,如何?” 


沈巍没想到他如此卑鄙,顿时气急:“你!” 


鬼面看着那人为自己嫉妒的人担忧焦急的样子心下不知是何滋味,哥哥,在你心中,是不是除了赵云澜,就再无旁人了? 
 

他这么一发呆,被他挟制的赵云澜就立马找到了机会挣脱控制,朝怀中掏出那柄特制的枪迅速往后射了出去,可鬼面反应如何迅速,这点小把戏自是伤不到他,一下就闪过了,刚想嘲笑他几句,一把锋利无匹的刀就穿腹而过,他低下头瞧了瞧,似是有些不敢相信。那把刀样式再熟悉不过,正是他哥哥斩魂使那把斩过无数幽畜的――斩魂刀... 

 

鬼面倒在地上,捂着腹部,怔怔地看着那些血源源不断的从那里流出来,止也止不住,就连黑能量,也仿佛随着腹中那小生命的逝去不住的迸发流逝了出来,他强撑着那一口气朝他万年来片刻不曾忘记的人望过去,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算了吧,他想,好累啊,他已经,不想再恨了。任由自己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哈哈!不愧是兄弟,就是有默契!”赵云澜开心的拍了拍沈巍的肩,本以为沈巍会如往常一样羞涩的笑笑,却发现沈巍握着刀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后,不知在想什么。 
 


?他随着转身向后看了过去,只见那鬼面倒在地上,身下的血已经将他的下身全部浸湿,弥漫了整片地板。他奇怪道:“咦?我记得你以前和我提过你弟弟夜尊与你是双生鬼王,拥有不老不死的能力,怎么他流了这么多血伤口还没愈合?!” 

 

“……” 


下一章

――――――
怎么样(-o-)/ 甜不甜?

【巍面】他是光(2)

上一章


#记得上车

#面面视角

 #假设沈巍不是一杯倒

――


他恨他,恨为什么不去找他,为什么没有认出他,为什么将他封印在光柱下一万年!为什么,不爱他。


他爱他,爱他的笑容,爱他的正经,爱他,因为他是他。


夜尊从没觉得时间这么难捱过,鬼王的生命无限,一万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许,是没有他的陪伴,所以他才会觉得时间太过漫长了吧。


鬼族天性嗜血,被封印的一万年里,他不知吃了多少幽畜,吸了多少黑能量才从封印中挣脱。这一万年,他从夜尊变成了地狱里人人恐惧唾弃的鬼面,而他的哥哥,却成为了受人敬仰的黑袍使,被世人所拥戴。


他为他取的名字,终于被他和他亲手毁灭


他恨他,他想。可是,他更爱他。封印挣脱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召集人手搜集神器,而是去看他的哥哥,沈巍,即使那个人只把他当做为害人间的恶魔。


然后就看到了他身边的那个人,从前的昆仑君,如今的赵云澜。


真好笑,他笑的眼泪都止不住了,原来,一万年来,你一直默默守候在那个人的身边,却忘了你的弟弟。


哥哥啊,你是我的神。可是,神渡千万人,却独不渡我。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那天,赵云澜带着沈巍去了酒吧,他就在黑暗中静静看着他,喝至一半,那个赵云澜却走了,直留沈巍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酒吧里鱼龙混杂,见他生的好相貌又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便纷纷朝他灌酒,他躲在暗处,攥紧了拳头却终是不敢上前,眼睛却牢牢记住了每一个人的样子,敢碰他的人,就要做好万劫不复的准备,等着吧!

炖面条   为防被屏  下一章

#文中链接点不进就戳评论里的

〖巍面〗他是光(1)

#偏剧版

#面面视角

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那个人是他的双生哥哥,一个天生的鬼王


他与哥哥出生在一个叫“大不敬之地”的地方,据说是一位名唤女娲的神取的名,是一处被所有人厌弃的地方,没有生物会想去这。

这里遍地废墟,暗无天日,空中不时会飘过一些陨石碎片,砸在地上便是一个深坑,被神所厌弃的幽畜时常相互撕咬,试图从对方身上获取生存能量,这里没有感情,更没有人性。

不过没关系,哥哥会保护他!他这样信任着,在他心中,哥哥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他是如此崇拜着哥哥啊!明明同时出生,哥哥却比他厉害多了,哥哥能够学习其他地星人的能力,而且还可以杀死比他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敌人,还抓幽畜给他吃,总是保护着他,不让他受一丁点伤害。

遇到危险,哥哥总是会把他护在身后,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弟弟别怕!哥哥会保护你。”

虽然有时他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些,不但没有哥哥那样聪明的脑袋,身手也不敏捷,甚至连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也搞不清楚,遇到危险只能躲在哥哥身后除了保护好自己免得还要连累哥哥以外什么事都做不了,偶尔看到哥哥属下嫌弃的眼神他会很委屈很内疚。

哥哥,我什么都帮不了你...

但他还是很爱哥哥,很爱很爱,哥哥是他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是“上面”的人口中温暖的光,哥哥的一切,全部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他以为哥哥也是爱他的!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哥哥的眼睛里不再是他了呢?他的眼里,有了其他人,一个叫昆仑的神。

他嫉妒他,因为他抢走了哥哥所有的视线,哥哥的笑容,哥哥的心,全都被他抢走了。

每次,只要那个昆仑来找他,无论如何困难,无论他怎样撒娇阻拦,哥哥还是会和他走。

他的哥哥,爱上了别人,或者说,他从来没有爱过我。

原来,我的以为,只是以为......

他很委屈,很伤心,为什么哥哥,你不要我了?!

哥哥不在,根本没人理他,他也不需要别人。可有一次,他与哥哥再次因为那个昆仑吵了起来,他气不过哥哥总是护着他便跑了出来,那时的他,被哥哥护的太好了,不知道人心险恶,孤身一人,又顶着那张与鬼王一模一样的脸,却毫无威胁,不知道这样的他没有了哥哥的庇护,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那些不服哥哥统领的地星人将他抓住,自此,他便陷入了深渊,再无法挣脱。

谩骂,鞭打,这些只是家常便饭,那些人最喜欢看他被“roulin”的时候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他的脸很招人喜欢,又或者说,这张与哥哥相同的脸很招人喜欢。因为到了后来,当他全身上下已经被伤的没一块好地了终日只能用宽大的袍子遮住全身,连头都陷在了那阴影里面的时候,那张脸却仍然完好如初。


后来,呵!后来啊,不知又忍过了多少年,忍到他几乎就要绝望了的时候,他终于觉醒了异能,是“吞噬”,一激发便将那个一直虐打他的人给杀死了,连黑能量都全部被他吸走,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然后,他吞噬了所有曾经欺负他的人...

哥哥,他想,我回来了。

他是如此高兴而又期待着回到哥哥身边啊,带着满身伤痕,一头华发站在那人面前,想看着哥哥用既心疼又惊喜的眼神对他说:“真好,弟弟,你回来了!...”

……

然而他终究没有等到...

那时,他满心欢喜地看到他回过头来,一声“哥哥”还没叫出口,那柄斩了无数幽畜的斩魂刀,下一刻,就刺进了他的身体里。

而后,他便被封在了那个地狱最深处,一过便是万年。

   

 

  ……

“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

“恶魔,就应该好好待在地下,永远不要出来!”

  ……

下一章

――――――

不会有人给我寄刀片吧,en,应该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