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十三)

又过了一些日子,润玉产期将至,夜间便更加火热,如今他身体臃肿,就连翻身都有些困难,但开拓产道又是必须做的事情,事实上他并不愿将自己如此丑陋的一面给让旭凤看到,然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那天,他正在殿内将手头已批好的文件交接给侍从们,嘱咐他们要注意哪些事项,说到一半,腹内忽有如刀绞,翻滚不休,孩子迫不及待的要出来了。

他佯装无事,迅速吩咐完手头要紧的事情后就下了命令――因旧疾发作,闭关一月。

这事他从前提过几次,因此侍从们不疑有它,齐声祝愿“愿陛下早日康复”也就退下了。

待他们都走后,润玉才猛然扶住桌子,躬下身来,额际冒出冷汗,他能感觉到有一股水流从他的那处流出顺着腿流了下来。

好痛!

桌案上的玉简器皿都被他扫下,碎了一地,邝露带着他回了内殿。

好在一切生产所需的物件全部都准备已经好,邝露抚着润玉让他平躺在床上,唤来了产婆。

“旭凤呢?旭凤在哪?”润玉躺在床上四处寻找的旭凤的身影,见他不在,便有些慌了,挣扎着想下床找他,被邝露止住。

邝露见他即便已被阵痛折磨的冷汗霖霖仍不忘火神,心下一黯,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与润玉并无可能,收拾好心情,现在不是她神伤的时候,安抚他道:“陛下放心,火神殿下马上就来了”

话音未落,一抹红色的身影便从门外闯入,旭凤穿着从前火神的纱袍,三步并做俩步,握住了润玉的手:“我在,别怕,不会有事的”,语气沉着,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只有从那双握着润玉左手轻微抖动着的手臂才能看出其实他的心境也不平稳。

拘着他的缚魔锁一月前就已被润玉解开,除了不能妄动灵力外,旭凤的一切衣食供应和从前在天界时没有两样,甚至还要好上一分。

刚刚他正在偏殿和那些特意从人界找来的经验丰富的产婆们询问着孕夫生产时的一些注意事项和措施,听到那些侍者们急匆匆的呼喊,他便知道是孩子要出生了。

带着那些产婆们赶到寝殿,未进门就听到润玉在唤他,旭凤不知怎的眼中就涌上一抹红意,连忙上前坐在那人身边,为他拭去脸上的汗水。

邝露看着他俩在那里含情脉脉,周围仿佛有一层无形屏障阻隔着其他人,和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产婆们面面相觑。

终于,一个人大着胆打破了这种气氛,颤巍巍的请旭凤二人摒退其他不相干的人,她们要给孕夫接生了,旭凤才发现润玉攥着他的手都隐隐发白了,显然的疼得厉害却还在强忍着,他本想走到一边好让产婆们接手,可润玉却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开,见一个产婆的手伸到他腰封想要解开他的衣衫查看情况,他还动用仙力将那些产婆们都震了开来。

旭凤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焦急的劝道:“你怎么了?有什么事都等先等孩子生出来好吗?这样下去你和孩子都会有危险的!”

润玉抓着他的手,口中竭力吐出几个字来:“我不要让她们看到,旭凤,你..唔!你来!”

“我不会!”旭凤是真的急了,他又没接过生,只有理论没有实践过又怎敢拿他和孩子的性命做试验。

那些产婆们却连连应是,纷纷说可以的,原来她们在人界都是为皇室还有一些达官贵人、显赫世家们的夫人们接生的,看过不少豪门贵族的隐秘之事,其中还有俩人甚至真的为男子接过生,知道在这些公子们眼里让女人为之接生是极其羞耻的事,因此有时她们不会亲自动手,而是让其他人代做,她们在一旁指示。

旭凤这段时间也学了不少关于接生的事,一听她们这样说,犹豫了一下,润玉的指甲已经陷进了他的肉里,知道时间不等人,孩子也不等人,便应允了下来。

邝露见状,指挥着众人将门窗都合上,又架来一架屏风置在床前,如此一来既方便产婆们了解情况指挥旭凤行事,又能够阻挡视线。

旭凤按着产婆们的指示解开了润玉的白棱绸裤,分开他已经无力的双腿查看xue口开了几指。

俯下身,只见那处幽地被流出了的水浸染上了几分润意,泛着水光,一小股羊水从那些涓涓流出,他伸手一探,发现自己的手掌刚好能伸进去,产婆们听了旭凤的描述后松了一口气,齐齐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冷汗,暗道看来这位尊贵的“孕夫”平时有注意开拓产道,这样接下来孩子会生的更容易一些。

旭凤接着向更里面探去,在摸到一个硬硬的有些粘腻的毛发的暖热物体时顿时僵住了身子,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是孩子的头,润玉的胯骨太窄,孩子卡在那里出不来了。

他使劲将那两瓣tun肉分的更开好让孩子有更多空间不至于憋死在里面,润玉似乎也感觉到孩子的危机,努力配合着将身体放松,双腿打得更开。

旭凤按照那些产婆的说法在润玉隆起的腹部有技巧的按压着,不时探进产道感受着里面越来越强劲的收缩。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润玉疼得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孩子却还只被挤下来一点,慌乱间想起从前看到过的一本医书中提过的水中产子法,他一咬牙,用被子裹住润玉一把抱起,来到了水池边。

水的浮力减缓了几分孩子下滑的钝痛,润玉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定定的望了紧紧拥着他明显十分焦虑的旭凤一会儿,他强撑着抬起手解开了旭凤被封的灵力。

“你?!...”被禁锢多时的灵力重新充盈了身体,他疑惑于为何此时给他解开封印。

润玉不肯想寻常妇人一般在生产时叫喊,旭凤塞在他嘴里的帕子他也不肯咬,因此他唇上已有了几个鲜血淋漓的齿痕,忍痛忍的久了,他声音有些沙哑虚弱却偏偏带着一点笑意,让旭凤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润玉解释道:“你与孩子血脉相连,放出些灵力来或许能吸引他们早些出来。”

真的吗?旭凤不怎么信这个说法,但此时他也没空细想了。

一面叫着润玉让他配合着往下使劲,一面揉压着他的腹部让孩子下的更快,润玉的下半身已经变成了龙尾,似乎在水底生产确实要比在床上更轻松几分,润玉竭力收缩着腹部将孩子往甬道挤去,xue口早已被撕裂的不成样子他却浑然不知,这点痛比起他腹部的收绞之痛简直微不足道。

不知过了多久,除了机械的配合旭凤的声音一次次使力收缩宫口外在无法做出任何思考,池水已渐渐被他流出的鲜血染红,昏沉间润玉忽感身体一轻,似乎有什么东西接连滑出了体外,然后他就听到了婴儿清脆的哭喊声和旭凤惊喜的呼唤,他笑了笑,放心的昏了过去....

旭凤感觉他上的任何一次战场都没有今天这样累过,怔怔地看着一个婴儿从润玉甬道内滑出然后下意识的接过,然后不到一刻又接过另一个,直到听到婴儿的哭啼声他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抱着孩子唤着润玉:“润玉,孩子出来了!!润...”话突然卡住因为旭凤看到那人已经含着笑意昏睡过去了,旭凤内心充满着感动,这满满的感动触发了泪意,他将眼泪强忍了回去,抱着俩孩子在润玉唇上落下一吻,不含任何欲望,只是单纯的想这么做来表达些什么。

剪断脐带打成结,旭凤按压着润玉的肚子让他把胎盘等物全部排出来,然后替他和孩子擦净了身子并穿好衣物后,轻柔地将他们抱了出来。

产婆们和邝露都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哭喊声,见他出来,俱都面带欣喜迎了上去,将“母”子三人妥帖安置在床上,旭凤的嘴角忍不住的咧开,脸上洋溢着幸福。

在这一块地施了禁声术里面的人不会被打扰到后,旭凤转过身来,接受着她们的祝贺,赏银什么的自然是会厚厚的一笔。

待邝露帮着送走这些人后,旭凤轻轻坐在床边,帮睡着的那人在撕裂的伤口细细抹了药,又替润玉和孩子掖好被角,端详着三人的睡颜看了一遍又一遍。

谢谢 @棉花糖不软 的打赏🌟





评论(24)

热度(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