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吾有一念 ,虔诚千年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十二)

自己最见不得人的隐秘被最不想被看到的人看到了,润玉确实有过慌乱,然而不过一瞬息,他又回到了那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无论是夜神润玉还是天帝润玉都不是什么禁不得事的人,当他还是润玉时他就能悄无声息的笼络人心,让众人站到他这边,当了天帝之后,除了弑亲夺位这件事让人诟病之外,润玉的雷霆手段和出色的管理能力是六界有目共睹的,其手腕之狠,心机之深,可见一斑。


因此在面对旭凤的嘲弄时,不按套路走的润玉不过是淡定的施法将那些东西收走,然后撇下一脸懵的旭凤去了浴池清理身体。


体内的胎儿因为有了父亲的浇灌终于安静下来,润玉浸在浴池里,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轻快。


侍奉洗漱的仙子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因着润玉积威甚深,她们不敢贸然打扰,一群人眼看着上朝的时间就要到了可里面的人还没动静,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她,就是没人敢上前询问,终于,一位看起来较为稳重的仙子鼓起勇气,敲响了殿门。


里面传来天帝的声音,不过那嗓音却比平时要沙哑一些,听他道:“何事?”


“陛下,已快到了上朝的时辰了,您?...”


“传我指令,今日罢朝,有要上的折子就送到我这来,你们把东西放到桌上就出去吧。”


“?!是...”惊疑于一向勤政的陛下居然破天荒的罢了朝,但谁也不敢多问,只低头应是。


众仙子进得殿内,才发现天帝正在沐浴忙低眉敛目,将毛巾、铜盆等物放在桌子上就屏声退了下去,有一个胆大的仙子见没人注意到她就抬头往四周瞧了瞧,没想到这一瞧就让她发现了一些端倪。


天帝宽大的床榻下放着一双黑底金纹的短靴,上面绣着繁丽精致的凤凰尾翎,看样式是男子所穿,她服侍润玉日常起居,自然知道润玉素日喜白,绝没有这样的鞋,那这双鞋又是谁的?


趁着随姐妹们退出殿内的空隙,她往床上看了一眼,这一看,就让她受了一吓,只见层层纱幔交叠之下,有一身形姣好、似乎未着寸缕的人躺在床内,虽看不清其面目,但从其坠在床沿边上如凝脂一般透着晶莹、只在指尖有一抹浅红的玉手和散落的逶迤长发便可知那人定是容貌倾城的美人。


忽然一道凛冽的眼神如实质般朝她直射而来,她下意识抬头一看,人人畏惧崇敬的天帝陛下神情莫测、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看着她。


察觉到这一眼带着的警告和杀意,她全身一颤,连忙跟着其他人退了出去,路上众人见观她面色有异,问她是否身体不适,她只糊弄几句,待其他人都离开了,她才松开被自己攥的发皱的衣衫,身上冒出的冷汗浸透了内衫紧紧黏附在皮肤上。


良久,她才长呼了一口气,陛下的气场,实在太强了!......


美人一只素手掀开床帐,斜倚在榻上,含情凤眼饶有兴致的看着头发未干、赤着脚就走了出来的润玉,挑衅的说道:“怎么,怕被人发现堂堂天帝居然和魔界之人搅和在一起,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


润玉赤脚走向床边,在光滑的木板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他垂头看着旭凤,一头冒着氤氲的雾气笔直黑发就要旭凤的墨发缠绕在一起,直视的他的眼睛说道:“我不过是怕你借机逃走罢了,毕竟你赤焰战神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不是吗?”


“……”,旭凤哑口无言


脚上锁着的链子并不紧,但他趁润玉去沐浴的时候試了,至少依他目前的情况是打不开的,想想还是问了出来:“你准备要一直锁着我?”


“不会”,润玉握住旭凤的手带着他放在自己解开法术后无可遁形的高耸腹部,眼中蕴着柔情与期待,轻声道:“如果等到孩子降世你还是决意离开,我会放你走。”


掌中传来有力的心跳声,再过不久,他就会有俩个玉雪可爱的孩子,以后还会奶声奶气的唤他爹爹,想到这,旭凤狠心的话再也说不出,像是泄了一口气,他转过头不敢看那人柔和得能掐出水的眼神,闷声道:“嗯”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润玉笑了笑,带着旭凤的手滑过自己雪白细腻的身体,顺着肌理一直到那隐秘的幽地,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你昨晚喂的太多,我怕它们漏出来就太浪费了用珠子堵住了这里,我塞的太深取不出来,你帮我好吗?”


想到昨晚俩人是如何在床上翻滚狂乱,旭凤难得脸红了一下,手指在那肿得不成样子按压揉弄了几下,伸了进去,里面高温湿腻,一等他伸进去就火热的缠了上来,好在有昨天一晚上的耕耘,不至于寸步难行。


手指在窄小的甬道里面四处摸索不免会碰到一些地方,就算假装没听到那人无法控制的吸气声旭凤也无法忽略手指被不时包裹的紧致感,感觉己身欲望又有抬头之势,他再顾不上其他,往那人最深处探去终于摸到了那颗圆润的珠子并在差点又要掀起燎原之火时及时退了出来。


xue口在手指抽离时发出“啵――”的一声,在静谧空旷的寝殿内极为清晰,好在俩人都不是什么毛头小子,淡定的无视过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俩人相处的倒是分外和谐,不若在魔界时那般气氛诡谲,偶尔的柔和也不过是猎人抓捕猎物的一种手段。


润玉在云霄宝殿内同仙家们议完事后便会回到寝殿内处理堆积下来的奏折,偶然忙不过来了还会让旭凤帮忙看一看,俩人一起商量对策,倒是一点都不避讳旭凤魔尊的身份,闲下来的时候俩人就对坐在棋盘面前,一人执黑子,一人执白子,一下就是半天,不过润玉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月份大了,行走坐卧都已经不方便,这人又事事亲力亲为,旭凤便得时时看顾着不让他劳神费心,替他将一些事情先安排好,到了夜间,自然就是水乳交融、春意绵绵的时候了,旭凤顾虑着润玉如今有孕在身因此在这方面就比从前温柔许多,一些不便于润玉的体位也不再尝试,润玉心里倒是觉得有些可惜,这事做多了累到的总是在下的一方,尤其是在他还揣着俩个娃娃的时候,每次完事后就会身体酸胀,全身累得不行,后来改在水中进行由水承托着减了旭凤在他体内冲撞时的几分力道这才好了些,因着他乃水龙,在水中时便总是会不自觉的化成龙身,旭凤也随他一样变成凤凰,倒是比人身更得了几分趣,好在这池够大也够深,即使变成真身也能容纳下他们。


日子长了旭凤一人闲的发慌,整日盯着他不知在想什么,有一次他突然问起润玉他不在魔界是不是已经乱套了,见润玉沉吟不语,旭凤便有些慌乱,红着眼质问他是不是乘机让人取代他做了魔尊,俩人僵着着眼见旭凤神情越加疯狂最后还是润玉败下了阵,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我让人变幻成你的样子暂时帮你处理魔界事务,一时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旭凤却更加生气了认为他早有准备要让他被人取而代之,最后一发怒差点就显出真身让天界之人发现了,润玉又亲又哄最后还差点动了胎气才将他安抚下来。


念着他怀胎不易,旭凤便将此事揭过了,或许是快要当父亲有些紧张的缘故,旭凤整日看着一些医书杂记孕妇生产之类的书籍,还时常让他遣人去凡间找一些刚出生的婴儿所喜欢的东西,什么拨浪鼓、铃铛之类的堆了一堆,又去厨房学着那些仙子做些糕点米糊等小孩能吃的东西出来,恨不得将一腔父爱全部倾注于其上,虽然他也知道孩子出生自然会得到很好的照料,没必要做这些,却还是兴致勃勃的学着,而润玉看着他认真摆弄着这些小玩意儿,也没有打击他的积极性,喝着旭凤亲自熬的汤,内心一片熨贴,感叹道若是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旭凤在天界待得久了,虽然不外出,但毕竟是一个大活人总会漏了踪迹,而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慢慢的天界暗地里就开始传出天帝寝殿内藏着一位绝色美人,宝贝得很,将润玉迷的神魂颠倒,夜夜宠幸,不过润玉将旭凤藏得很好,手底下的人嘴巴一个个也严的很,无论他们怎么打听,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众人削尖脑袋也没看到这位美人的样貌,更别提其是男是女、姓甚名谁了,这些终日闲的没事干的散仙们愈发好奇究竟是何人居然能让一向威严冷静的陛下如此护着,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或许不久天界有一位天妃了,对,是天妃,不是天后,大多数神仙认为他们的陛下痴情于水神,尽管水神如今回到了花界除布雨之外再不外出。


可见八卦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润玉在天界也耳目众多,这些神仙私底下的讨论他自然知道,不觉得有什么,索性也就放任不管、随他们说去了,不过...


天后么...




谢谢 @mz铭dida @半毓要努力减肥的打赏








评论(28)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