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吾有一念 ,虔诚千年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 (六)

                               


“我该拿你怎么办?”



润玉看着熟睡中的旭凤,那人睡容恬静,远远看着,依稀还是从前天界储君从容淡漠的模样,然而若是细瞧,眉眼中却有一抹浓重的化不开的戾气,他知道,旭凤如今这个样子,全是拜他所赐,是他!润玉,亲手将那个曾真心待他的弟弟,毁灭!,他是有过后悔,可是



他不甘心!邝露总说他是谦谦君子,端方如玉,只有润玉自己知道,他心里,住了一头猛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这头猛兽的名字,名为“欲望”,一个人,拥有的太少,便会渴求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而得到的越多,想要的,便更多,成了天帝,他终于不用再谨小慎微,他想要的,不用再怕被人抢走,他珍爱的,终于也有了能力去保护,可这一切,他拥有的太短暂了,不过短短数十年,他再次失去了一切,即使得到这些的他并不开心。



他终于一无所有,若说从前,有一座冷殿,一只魇兽,还有锦觅和旭凤的真心,可现在,他连自己都不属于自己了,他怎么会甘心!他怎么可能甘心!!



他知道怎么去除旭凤的寒疾,不过一味蓬羽而已,并不稀奇,只是,若将他真的治愈了,他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所以他迟疑了,若没了这个掣肘,他润玉,将永远被旭凤攥在手心里,挣扎不得。。



....寒夜里,不知有谁叹了一口气.



另一边



“你说什么?!尊上让润玉服了血欲,为他诞育子嗣?”穗禾用力抓着服侍润玉的一名侍女质问着,涂得殷红的精致指甲受不住这力道,“嘣——”的一下裂掉了她却毫无感觉,那侍女被她状若癫狂的面孔给吓到了,好半天才唯唯诺诺地回了一句“是....”



松开拽着那侍女的手,她一路跌跌撞撞、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一脚踏入了忘川河里,足腕被那冤魂噬咬血肉模糊她才蓦然惊醒,将脚收了回来,她大笑着,眼泪却如珠串似的一颗颗滴落下来,眼里翻涌过千百种情绪,可一转瞬,她又恢复了那高贵雍容的模样,可口中吐出的话却让人恍惚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只听她语气轻柔、一字一顿地说:“我守护了你这么久,事事为你放在心上,你却罔顾我一片真心,旭凤,有一天,我也要让你尝尝这锥心刺骨是什么感觉!!”



这一夜,有俩人,彻夜无眠.....




旭凤却是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自重生以来,一路筹谋规划成为魔尊,后面又与天界大战、一统天魔二界,一切都需他拿主意,且还有一些人暗中窥伺随时准备将他拉下马,昨夜寒疾发作,本以为又是捱过去,却没想到当他痛到快要失去意识时,一具光滑细腻的身体凑了上来,那个人的身体并不很热,但当那人温热的身体紧贴着他冰冷的胸膛时,他却觉得凑上来的是一个大暖炉,他忍不住将它贴的更紧,让自己不那么冷。



微博链接

 

将润玉小心放在床上后,旭凤拉下床帐,对在外面伺候的侍女说:“他昨晚没睡,让他躺到下午再伺候他进食。”

 

众女齐声道:“是!”

 

“尊上请留步,婢子有事禀报!”

 

旭凤正打算去偏殿吃点东西,见一侍女拦住他,便止住了脚步:“何事?”

 


那侍女迟疑了一下,便将昨夜穗禾的问话一一说给了
旭凤听。穗禾么?旭凤沉吟了一下,吩咐道:“以后没有我的属意不要将殿内那人的事告诉其他人,还有,若是那人问起那凤凰印记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回答,记得告诉其他人应该怎么做,下去吧。”

 


“是”,那侍女得了命令,恭谨的退了下去。



 第七章

————

今晚有一定概率掉落第七章   

评论(63)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