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 (五)


  一           二           三           四  

 

面前这个虚弱苍白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的人真的是旭凤么?将高傲的凤凰搂在怀中,润玉才发觉这人明明汗如雨下身子却冷得像一块冰,他便知晓是寒症又发作了,其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当时明明知道锦觅向太上老君求金丹是为了救旭凤,可他却下不去手让旭凤真的不能重生,却又不甘心就这样让他活过来,所以在那枚金丹加了那味与这人火属性相克的药引,受这人多番折辱,看到他惨状他本应该无比快意,可推门进来的那一瞬,看到他疼得脸都发白了却仍不肯哼出一声来的时候,心头涌上的却是怜惜。

 

怀中人汗湿透襟,他担心这人受了凉,便将他身上的衣服一一揭去,而那人只是乖巧的窝在他怀里寻找着更舒服温暖的位置,并未动作。旭凤的身体很白,因此上头的伤疤便显得越发刺眼狰狞,天界战神不是那么好当的,旭凤自小就各处征战身上自然少不了伤疤,有些时代久远已经快消失了,有些却仍然盘踞在他身上,根深蒂固,无法消除,而最近的一道.... ,胸口正中央,大概蜈蚣大小,同其他伤疤相比其实算不了什么,却是最致命的一道,旭凤的内丹精元所置之处,还记得当时,他与锦觅大婚,这人带着天兵闯进来孤注一掷只为将锦觅从他身边带走,却被他挚爱的那人用冰刃从背后一刀没入,破胸而出,若无那多出来的用以涅槃的一魄,自此天上人间,便再也寻不到这人了,而这一切,皆因他而起。

 

他或许是嫉妒了,还有憎恨,从小到大,他能够拥有的东西不多,旭凤看上的东西他都能让,唯独锦觅,是他唯一一次下定决心一定要握在手心的,可他们兄弟,却偏偏看上了同一人。

 

乐乎不可放之微博链接

 

润玉的头深埋在柔软的被褥内看不出表情,只有从那红透了耳朵和紧攥的手才可窥出其主人此时心境一二,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和他来了一回后,终于做累了,伏在背上,睡的极香。

 

良久,那双紧攥着的手终于松开,把他身上已经睡沉了的旭凤掀下去,又将一切毁尸灭迹后,这才在那酣睡着的人屁股上狠狠拍了一记。

 

“混蛋!....”带着一丝沙哑的泣音在黑暗中传出,最后消弥于空气。

 

―――润玉回忆―――

 

润玉第一次见到旭凤时那人还是一只未化形的幼年凤凰,小小的,眼睛亮亮的对万物充满了好奇,因为还没有摆脱鸟类的习性看见什么都喜欢啄一下,明明那么小却高傲极了,除了亲近之人谁都不让碰,就连叔父刚开始也被他啄了好几下,自小就气性极高的凤凰却愿意乖乖地被他抱着,有时见他过来还会主动扑棱着还未发育好的翅膀朝他飞过来也不怕摔着,吃惊于这小东西对他竟如此亲近的同时,渐渐地,他也对这同父异母的二弟愈发上了心,虽然他的二弟作为父帝嫡子,什么都不缺,但他仍然会费劲心思倾尽所有,只为逗那小凤凰儿展颜一笑,到最后,一颗心也不知不觉地赔了进去  ....

 

锦觅只是他们矛盾爆发的一个楔子,他拥有的太少,心里的自卑不为人知,原本他打算一生也就这样过了,与旭凤一直兄友弟恭和乐融融,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暗暗喜欢上了那只高傲的凤凰,他的二弟,天界的二皇子,可锦觅出现后,那人的眼里心里便统统只有一个她,他不甘心,他同他抢,他要成为天帝,这样,他便是他的了,只是旭凤死后,他偶尔想起幼时那人趴在他身上、软糯地唤他“哥哥” 的模样时困惑于心中的闷痛时,在得知旭凤重生后心中竟然涌现了喜悦时、见到那人阴郁黑暗、魔气缠身时的悔意、亲眼看到那人眼中对他的憎恨时,他才终于明白,他,润玉,心悦于他的弟弟――旭凤。

 

―――回忆结束―――

 

他凝视着旭凤睡着后显得颇为孩子气的绝美容颜,笑了笑,终于将心中最想说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旭凤,遇见你,我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一种情,叫作爱不自知...”


评论(29)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