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四)


        

 

#乐乎不让发的依旧走链接

#石墨链接

#微博链接

#下面的为了看起来不太空,其实就是不会被屏的下半部分哒


润玉醒来时正值清晨,阳光顺着缝隙透进来,就连空气浮着的尘灰都清晰可见,他被一阵鸟叫声吵醒,便掀开身上的薄被坐了起来,察觉到身上的异样抿了抿嘴并没有说什么,殿内侍候的侍女见他醒来连忙上前拦住他伸向衣物的手,轻笑道:“哪能让公子您自己穿呢,要是尊上见了可要让我挨一顿板子呢..”



那女子麻利轻柔的替润玉穿戴妥当后,又招呼其他一起侍候的人一起向他行礼,默默记下那些人的名讳职责,润玉看向那个最开始说话的管事模样的侍女,示意她留下,便吩咐其他人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他温声询问着那婢女:“我睡了多久?”“一天”“这里是哪里?”“回公子,这里是尊上的寝殿”“.....”“.....”润玉又问了一些事,其中不乏魔界要事,那侍女皆都恭谨的答了,待他问到自己是否能出去时,那侍女竟也毫不犹豫的应了,这倒让润玉有些惊疑,允他自由行走又不避讳的将近期天魔俩界要事告诉于他,是真的不怕他重返天界再次挑起大战吗?


不过他很快便明白过来了,他全身灵力被封,身上又戴着这些不能见人的淫具,自然是逃不了的,无妨,既来之则安之,抚琴、看书、品茶,在收获了一群冒着星星眼的小侍女一波崇拜后,一天也就过去了,做了几千年的观月探星的夜神,到了晚上,他精神反而更足,前面不远处就是旭凤的寝殿,他没让侍女跟随,闲适的走了过去。



书房内,穗禾身披用鸟族羽毛制成的五彩华服,本应明艳过人,此时却泣声质问着旭凤:“表哥,你告诉我,穗禾在你心中究竟算什么?!从前你心心念念着那个锦觅,现在又是润玉,明明他们将你害的那么惨,只有我一直帮着你,可为什么你眼睛里永远没有我?!”旭凤揉了揉隐隐发痛的额头,他处理了一天折子,先前怕润玉没了仙力受不住孩子的吸食,他便渡了一些自己的灵力和精血给他,眼下忙了一天,他已是累极了却还是强撑着安慰穗禾:“穗禾,我很感激你一直支持我,默默的帮助我,但我只将你当做妹妹,你是知道的,很抱歉,我...”“别说了 ,我不想听!”永远都只有这一个回答,她的痴心,永远得不来回应,穗禾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推开门跑了出去。



旭凤自知有负于她,可感情是无法勉强的,心中一叹,胸口却突然冒出一股熟悉却冰冷至极的寒意,他禁不住咳了起来,想起来今天是初一夜,正是寒气最强的时候,他不禁惨然一笑,今夜怕是不好过了。



躺在书房隔间中用来休憩的床上,脸色苍白,唇间更是毫无血色,旭凤靠在床沿剧烈的咳着,像要把所有的力气都咳完一样,虽然极力调动身上的灵力想要驱散这股寒气,可他如今气血两虚,平日里忍耐一阵就会过去的寒意来势汹汹一时竟是压制不住,旭凤身上冷汗淋淋,不一会就湿透了里衣,他本就生的白,现在又虚弱着,没了那股锐意,整个人如同一个病弱的绝色美人,让人忍不住想将他搂在怀中好好爱怜一番,若是有此时人见了他这副弱质纤纤的模样,恐怕是无法将他与魔界至尊不,天魔两界的最高统领联系起来罢。



旭凤整个人如一只猫儿般蜷在宽大的床中,明明已经疼得浑身汗如雨下却不肯发出一声痛哼,狠狠咬住手腕,唇瓣鲜血漓漓,血顺着皓白的手腕流到床上,开出一朵暗红的花,就在他整个人都快痛得失去知觉时,恍惚间却听到了一声夹杂的心疼和后悔的叹息,接着身体就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眷恋不已的怀抱,他想逃开然后再接着自己默默忍受却被拥的更紧,在听到了那人又一声幽幽的叹息后,他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你呀......”


第五章

评论(31)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