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巍面】友于 (三)


(一)        (二)

 

画风突变,没错,这篇文就是沈巍哥哥实力宠面面,作者我是面面亲妈。
――――

 

沈巍发现他这个二弟居然是位天阴人已是三月后,后来,每每想到此,沈巍都觉得那可能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傻楞时光。他怎么就没想到 呢,一个男孩子,终日不出门,额上常年带着抹额,鲜与人有身体接触,除了性格孤僻之外,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是一位天阴人啊。


 

沈巍对寻常人难得一见的天阴人并不陌生,因为他的家族仿佛是被神灵眷顾一样,祖上曾多次出现天阴人,甚至于他的祖父就是一名天阴人,只是这事太罕见,沈家为了不被有心人盯上,俱都隐瞒着,只说与家中子孙知晓,祖父去世的早,他那时候年纪还小,根本没有什么印象,而管家以为父亲己经说给他听了,自然没有提醒,而其他人则是不知。于是,当那天,他看见沈夜额头中央的一抹红痕时,整个人都是惊慌失措的。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沈夜住进他旁边的听竹院时,他担心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二弟一开始会不适应,于是在料理沈父后事,处理生意上的事务时,尽量会多陪着沈夜,带他熟悉家中长辈以及其他各项事宜,又见他整日总是闷在屋里,怕他无聊,便常与他秉烛夜谈、闲叙家常,相处的也颇为融洽,日子稍稍久了,便觉这个二弟真是个妙人,年纪虽小,谈吐间却自有一番见解,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尤其是弹得一手好琴,沈巍生意上偶有烦闷,听沈夜奏上两曲,便觉心神畅快,只不过这二弟的身子实在不好,良药补品喝了不知多少总也不见效,沈巍有时都担心他会不会一阵风就给刮跑了。


 

他觉着这是因为闷在屋里太久了的缘故,又征询了大夫的意见,于是,在那一天,他趁着去辖下店铺查账时,也将沈夜带了出来,查完了帐,才过中午,兄弟二人就势在沈家旗下的一家客栈吃了点东西充充饥,便将沈夜带出逛街去了。


 

街上很是热闹,熙熙攘攘的,卖糖人、做纸人的,杂耍的,大店小铺布满了整个街道,沈夜毕竟还是个孩子,见到这么多新奇玩意,面对这么多人的拘束也散了去,旁边又有沈巍护着,他牵着兄长的手,这边瞧瞧那边看看,不一会儿,糕点小把戏就提了一路,回到家,天已黑了,沈巍看着脸上冒着细汗,面上泛起一层因运动而染起的薄红,一脸意犹未尽的沈夜,目光柔和。


 

逛了半天,他们身上都是灰尘和汗水,贴着衣服有些黏腻。喜洁的兄弟俩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沐浴更衣。沈家后花园有一个小温泉,用来泡澡极为舒适,在命下人准备好洗浴用品后,沈巍就带着沈夜去了温泉,沈夜刚开始听到沈巍要同他泡温泉的时候还有一丝愣怔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等他醒过神来,自己已经被兄长牵到了温泉旁边,沈巍甚至已经脱了外衣,正接着脱里衣,从沈夜的这个角度看,兄长劲痩的腰肢,笔直的腿在月光下散发着迷人的男性魅力,沈夜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沈巍如今不过十六,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整个人既青涩又成熟,比起沈夜还未长成的身体,自然是沈巍更富有吸引力,这一点他在与兄长白天在街上走的时候暗暗投射到兄长上的爱恋目光就已经感受到了,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直视兄长的这种魅力 ....



 

而沈巍看着自己弟弟一脸呆愣的站在温泉边上,盯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闪过一丝疑惑,手上动作却不停,褪完自己的衣服后,就把沈夜也扯了过来,解他的衣带,沈夜连忙挣扎,一边护着自己的衣物一边推脱:“大哥!不用了,你洗吧,我回房里洗”,沈夜虽小,但自小受父亲的教导,自己也翻阅了不少书籍,知道己身同寻常男子稍有不同,是不能轻易示于人前的,更遑论同男子袒铖以对,即使那人是他兄长也是要避讳的,毕竟有天阴人可与血亲通婚这一条律法在。不明就里的沈巍见沈夜连如此拖拖拉拉只以为他是害羞,直接就将沈夜剥了个精光,不顾他的反抗抱着他进了温泉,还宽解他道:“兄弟之间一起泡个澡是很正常 的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怜沈夜就这样被兄长抱在怀里泡进了温泉,而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巍见沈夜僵着不敢动,还体贴的拿着澡豆在弟弟身上揉搓着为他洗去身上的污渍,把沈夜洗成了一只新鲜出炉的大红虾。


 

又见沈夜头发有些脏了,用木瓢舀起一瓢温泉水顺着弟弟柔顺的长发从头顶细细浇去,怕那戴着的抹额被打湿了,为他揭下,然后沈巍就看见了那象征着处子之身的额心红痕。

 

..................................一阵黑点飘过...........................

 

“...阿夜,你是天阴人?”沈巍几乎就要找不到自己的嘴巴了,良久,才吐出这样一句显而易见的话来。

 

“嗯,大哥。”沈夜的脸已是红的快要滴血了,听到兄长问话,还是如实回答。


 

——————

已经快要找不到脑子的沈巍:问在培养兄弟情的共浴过程中突然发现弟弟是个天阴人还把他全身摸遍了肿么办?!急!在线求!!!


(四)

评论(18)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