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巍面〗他是光(4)


上一章

好黑啊...... 

…… 

… 

鬼面陷在一片黑暗中,茫然不知出路...

――


沈巍似是不敢相信地一步一步走到那个倒下的人前,蹲下身,手指像是不能控制的剧烈颤抖 着慢慢碰到了地上逐步蔓延的血,然而当他刚一沾到就像是触了电的迅速缩了回来,讷讷的看着手中的鲜红不言语。 


赵云澜十分奇怪,用手推了推他蹲在他旁边问:“哎,你怎么了?”沈巍这才仿佛被惊醒了般迅速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鬼面轻轻抱在怀里,似是怕弄痛了他一般,将左手覆在那个他亲手刺出的伤口上,想用黑能量愈合它,可愈合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伤口流血的速度,即使沈巍已经将黑能量释放到了最大,伤口还是源源不断的流着血,像是要将那具身体的血液全部流干一般。 


特调处的人已经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都不知如何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鬼面的伤口终于不在流血,沈巍看着沉睡着的那人,终于颤声说了一句:“去医院...” 


众人还没明白过来,于是他又咆哮着重复了一句:“去医院!!!!” 


“啊?哦哦!!!!” 


……

急救室门口,郭长城、祝红一排人挤在一起,看着那坐在长椅上捂着脑袋的人窃窃私语...


郭长城:“沈教授好奇怪啊,他怎么了,我从没见过他那个样子...” 

林静:“废话,那里面躺着的是他弟弟,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不着急吧。” 

大庆:“可那是鬼面啊,这一系列的麻烦事都是他弄出来的” 


…… 

赵云澜看着这一群叽叽喳喳八卦的样子,再一次怀疑自己招的不是人才而是一群天天在街坊打牌磕瓜的三姑六婆,他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脑袋,终于忍不住上前低声咆哮:“这是医院,要安静懂不懂!!!” 


众人:......懂了! 


急诊室的门就在此时打开了,沈巍是最先走到那正摘着口罩的医生面前,焦急的问:“医生,他怎么样了?” 


那医生惋惜的道:“大人是保住了,但是很遗憾,他流了太多血,孩子已经没了。” 


沈巍早有预料,他知道孩子能保住的概率极低,却还是难掩伤心,见那医生正准备往前走,他连忙叫住他:“医生,我希望医院能帮病人保守这个秘密” 
那医生回道:“自然,这是医院的规定” 

沈巍松了一口气,说:“谢谢医生。” 

―― 

郭长城就在一边奇道:“什么孩子?什么,那个鬼面有了孩子还流掉了?!” 

余下的特调处成员:......这种微妙的时刻你可不可以闭嘴! 

――
病房内,沈巍坐在那人身旁,看着鬼面苍白憔悴的模样,沉默不语。 


赵云澜就站在边上已经猜到了什么,看着他,道:“那孩子是你的?” 


“...是” 


赵云澜还想再说什么,可沈巍却似料到他要问什么一般,望着床上躺着的那人,回道:“几个月前,我和你去了一个酒吧,你走之后,我被一些陌生人灌醉了,第二天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虽然处理的很好,但我还是发觉了自己身上的异样,因为不清楚是谁也不知道那人对我做了什么,怕你担心就一直没和你说。” 


  “……” 


“他被我刺穿腹部后我就感觉到了,只是不敢相信,鬼族直系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血缘感应,血缘越接近,感应就越强烈,我与夜尊是大不敬之地浊气孕育所生,自是没有父母,可当时,他流血的时候,我却感应到了那种联系,就好像有一个关系和我非常亲密的生命,渐渐消失了。。” 


沈巍用力抓着自己的心,很痛苦的样子,赵云澜想上前安慰,他却摇了摇头,抓着鬼面的手,不再言语。 


一个月后,沈巍找来赵云澜,请他帮他一件事。 
赵云澜:“你疯了!穿越到过去极其危险会送命这句话还是你跟我说的忘了吗?!!” 


沈巍站在窗边,看着一白如洗的天空,镜片反射着白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床上,鬼面仍然安静的睡着,像是要把几万年缺的觉都补回来一般。 



沈巍收回目光,看向赵云澜,说道:“几天前,我问医生为什么我弟弟还没醒,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不待赵云澜回答,他又接着说了下去:“医生说,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各项检查也都正常,按理应该早就醒了才对,一直昏睡不醒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想醒。”沈巍又自嘲的笑了笑,他说:“其实那医生不说我也知道,夜尊的伤早已好了,就连他亏损的黑能量我也全部补给了他,他不醒,只是因为恨我,不想原谅我罢了。” 



沈巍弯下腰,替那人掖了掖被子,又轻轻的抚上那人与他极其相似的脸,动作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非常珍贵的宝贝一样,只听他轻声道:“这一个月来,我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对夜尊实在了解的太少,我不知道万年前的那次他跑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成为反抗团的首领四处作乱为祸人间,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恨我...” 


赵云澜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所以...,你就想回到过去,看夜尊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 


“对!”他回过头来看着赵云澜,说:“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利用异能看夜尊的记忆。” 


赵云澜叹了口气,道:“咳,我说不过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帮?” 


沈巍:“你不用做其他的,帮我守着这里,除了你,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干扰我。” 


赵云澜:“好!” 

―― 
进入那人的记忆海比想像中的容易许多,那些他以为会受到阻拦和反抗的精神屏障俱都为他打开,让他极其顺遂的就进入到了夜尊的记忆中。 


然后,他就看到了夜尊的一切,让他痛悔不已的一切。


他看到了 ――


夜尊小时候对他这个哥哥的崇拜和儒慕,看到了他的弟弟,对哥哥为保护他而受伤而感到心疼和内疚,看到了他对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的自卑,看到了不知何时,他这个弟弟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被 掩藏的爱意和期待,他也看到了他对昆仑的嫉妒,被他漠视的委屈与伤心,还有最后,那些令他心痛欲裂的场景。 


他的弟弟,原本尊贵无比的鬼王,被人踩在脚底下欺辱殴打却无力反抗,被人百般侮辱为了活下去却仍然要笑脸相迎,不复矜贵,如一朵被主人不小心掉在了外面的蔷薇花,一旦失去珍惜的人,便只能陷在泥土里, 任人践踏。 


他看着,在那人拥有异能吞噬了那一群欺辱他的人之后,开心的去找他,而他这个哥哥却以为他已经堕落成为了反抗军首领,亲手伤了他,将他封在了地底最黑暗深处,自此万年不得解脱。 


不敢看那人被他亲手封印后不可置信、目呲欲裂的眼神,沈巍退出了夜尊的识海,睁开眼,脸上一片湿润粘腻,水流顺着脸颊滴在他手上沈巍才发觉自己已是满面泪痕。赵云澜在一旁,认真关切的问他:“怎么样,都清楚了吧,我刚看到你一直在不停的流泪还以为你出了什么岔子呢。” 


沈巍取下眼镜,用随身携带的手绢擦了擦脸,平静了心境之后,回答了赵云澜的问题:“没事,我都明白了,谢谢你为我守卫。” 


赵云澜闻言顿时放了心,又回到以前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对他说道:“没事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特调处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嗯。” 


待到赵云澜走后,沈巍一直勉力抑制住的泪水瞬间掉了下来。 手中紧握着的那人的手骨瘦如柴,那天,他在抱他的时候才发觉他的弟弟看似坚实的身体不知比他瘦弱多少。低头在依旧沉沉睡着、毫无知觉的人儿的苍白额头上吻了吻,沈巍端坐良久,久到日落西山夜幕都已降临了,整个病房笼罩的黑暗中,窗外的月光洒在病房内的两人身上,倒是十分宁和,突然,坐着的那人哽咽着开口的说了一句话,打破了夜的静谧。 


“夜尊,是哥哥错了,哥哥不该抛弃你,不该错怪你,你再原谅哥哥一次,醒过来,好吗?”...... 


因为是在黑暗中,所以坐着的人没有看到,睡着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手指轻轻动了动。 


…… 

三年后 


龙城大学依旧保持的原来的样子,在夕阳的余晖下,迎送着来往的行人,日复一日。 


下课的铃声响起,今天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了。沈巍便停下手中的粉笔,直接下了课。他不是个喜欢拖堂的教授,尤其是现在还有那人要照顾,底下的学生瞧见他麻利迅速的收拾着教案,便知道他是要去照顾那个在医院里住了三年的双胞胎弟弟了,因此平时一下课就会围着沈巍问问题的学生也都识趣的没再凑上去,让教授能快点去医院见他弟弟。 



赵云澜的车一早就在那等着,见沈巍出来了就按了按鸣笛,示意那人,除了先前收拾好鬼面折腾出来的乱子,接下来这几年特调处可以说是闲的发慌了,因此,“闲的发慌”的赵云澜就充当起了免费的司机,虽然依照那时候的情景,他才是受害者,但鬼面哦不,是夜尊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三年是因为他也是不争的事实,又是好兄弟的弟弟,他自然不会过多计较。 


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沈巍两人刚走到门口,就正好撞到了夜尊的主治医生,还没等沈巍询问夜尊的病情,那医生就一脸激动的打断了他:“我刚想让医院打电话给你呢,正好你就来了,你弟弟...” 


醒了,但是记忆好像出了点问题...... 


医生的下半截话已经被风刮散在了空中,沈巍站在病房门口,迟疑着不敢进去,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一名护士拿着一些应该是用于检查 的仪器走了出来,房内正看着天花板发呆的人似有所感,朝着门口看了过来,目光澄澈,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你是谁?” 

  

    ……


下一章

评论(54)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