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世间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巍面〗他是光(3)

#甜甜的一章 

#上一章

 

“都是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给我滚!!” 

 

烛九等人一下被黑能量击溃,倒在地上吐血不止,虽心中奇怪为何近日来boss脾气越发喜怒不定、反复无常,却没人敢在此停留多一秒,只能赶在那站在高处的人再次发怒之前狼狈的逃离了。 
 

 

待到那些人都走了之后,鬼面才跌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冷汗津津,如果此时有人回来的话,便会看到鬼面的腹部黑能量极其浓郁,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样,吸收着鬼面的黑能量。 


 

“该死!”透过肚皮,鬼面清楚的看到里面有一团未成形的小婴儿蜷缩在里面,他身上的黑能量顺着连接婴儿的血管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 

 

他发觉自己肚子里多了一个娃娃是在两个月前,那时,他正与数只幽兽缠斗,正当他想运用异能吞噬那些怪物时,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他忍着这股痛意勉强杀死了幽兽并吸取了它们的黑能量后,那股难以忍受的痛意才逐渐消失,他仔细检查了全身,惊讶的发现他刚吸取的黑能量全部是朝着腹部涌去,就连自身的黑能量也被吸收了一些,才发现肚子里多了一个小生命。 
 

鬼族是没有什么近亲结婚的障碍的,他犹豫了许久,终究是没有对腹中的胎儿下手,对自己说留下它是因为可以用它威胁沈巍,并且它是两位鬼王结合所产生的后代必定天资极高能成为他日后得力干将,可连他自己也没发觉或是不肯承认的是,留下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这是他与哥哥所孕育的血脉,他不忍心杀掉它。 

 

怀孕的人会变得特别暴躁,脾气也会反复无常,肚子里揣着一个小东西的鬼面也不例外,这点从烛九那帮人被踹的吐血的次数的飙升可以看出。 

 

腹中那团血肉成长所需要的黑能量极为庞大,每日三倍与往常的黑能量吞噬才勉强安抚了肚子里的小东西,不过他自身的能量也被吸取了不少,又加上胎儿渐渐大了经常在里面闹腾,鬼面的精气神便不再那样好了 ,面色也终日是惨白的,不过他积威甚重,又加上地狱里本来就是暗无天日,一时倒没人发觉。 
 

轻抚着腹部,那里已经不复平坦,而是微微凸起了一些,被宽松的的长袍掩着,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什么的,感受着手中那个生命的律动,鬼面的面上神情难得的柔和了一些,不过摸着摸着,他又似想到了什么,冷哼了一声,又变成了那一副冷漠邪魅的模样,下一秒就原地消失了。 
 


他是去杀赵云澜的,这几个月他蛰伏在地下没有动作,
天天看着那赵云澜逗弄哥哥,早已是憋了一把火,可是哥哥沈巍总是与那人形影不离,不是待在特调处就是待在哥哥家里,就连哥哥上课也经常是车接车送,因此他一直没找到什么好机会,趁着今天哥哥去地下办事的空隙,他再也按捺不住了。 

 

将楚恕之打昏,祝红、大庆等已经躺了一地,人事不知,特调处的桌椅和文件七零八落,电子设备也被毁坏,正“滋滋”的响着。 

 
鬼面身穿雪浪长袍脸上戴着黄金面具,唇角勾起浅浅笑着,一派绅士的模样,手上的动作却无比粗暴。 
 

质地良好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鬼面单手将反抗无能的赵云澜扣在柱子上,将手缓慢收紧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面色涨红,扒着他的手脚也不断的蹬着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却徒劳无益的样子,大声的嘲笑道:“怎么样?昆仑君,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吧!从前高高在上的神,现如今却如同一只蝼蚁,只能在我手上挣扎求生!” 
 


鬼面伸出另一只手,抬起赵云澜的脸仔细端详着,轻声道:“你这张脸长得是不错,怪不得哥哥会看上你。”他停了一下,放下抬着赵云澜脸的手抚着肚子怔了一会儿,这才又接着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杀了你,甚至毁灭海星统治星球这件事也不是一定要做,只要你答应,永远不在见沈巍,和他说你一点也不喜欢他,我就放了你,还有其他人怎么样,这个买卖划算吧?” 
 

“我才…不会……出卖他!”赵云澜使劲掐着那只在他脖子不断收紧的手,竭力吐出了这句话。。 
 

“这样啊?那就...怪不得我了!!”手上的力量不断增加,鬼面就想直接结束了那人的性命,肚子里的婴儿却在此时猛地踹了他一下,鬼面的呼吸一乱,便松开了那只钳制赵云澜脖子的手。 
 

此时,本在地底办事却察觉赵云澜有危险的沈巍却赶回来了。 

 

他急匆匆的利用空间迅速回到了特调处,看着倒了一地的人后焦急的四处搜寻着那人的身影,一转身便在角落里看到了捂着脖子大口呼吸的赵云澜与旁边站着本应该被封印在地底的夜尊,见他出现,俱都望了过来。 

 

沈巍看到那戴着金色面具的白色身影后一瞬间认了出来:“夜尊?!你怎会在这?!”他稍一思索,便已将所有的线索串在了一起,看着鬼面道:“所有的事都是你做的?!烛九等人只是你拿出来的幌子,你就是那个真正的幕后指使者――鬼面!?” 

 

此时鬼面正竭力压制忍受着腹内胎儿的闹腾翻滚所带来的不适,听了这话,却还是打起精神应付道:“怎么?很惊讶?也是,被曾经的废物折腾出这么多麻烦事,哥哥也很困扰吧?来呀,杀了我呀,杀了我,所有的事情就全部解决了,哈哈哈哈!...” 
 

“夜尊,你就为何不能收起你的野心安分待在地底呢?!鬼族之人,就应该待在鬼族人该待的地方!” 
 

“为何?你说为何!哥哥,什么才是鬼族人该待的地方?你别忘了,我与你是双生鬼王,你也是鬼族的!哦不,你是斩魂使,有神格,自然与我们这些肮脏邪恶的恶魔不同!那么,哥哥放心,有我这恶魔在一天,就会让人界永不得安宁!!” 
 

 

“...夜尊,你别逼我”扶住赵云澜将他放在墙角安置好后,沈巍握住斩魂刀,刀锋一转,闪起银光一片。 鬼面看着那人在站在阳光下,有如神袛,不,就是神袛的样子,恍惚间便将此时的沈巍与万年前他们还是最亲的兄弟时,他将他护在身后的身影重叠起来了,笑了笑,色如春花。其实他与哥哥生的一样,只是,他与他的道路,永远不同。 
 

鬼面拿出他的武器,迅速与沈巍缠斗起来,沈巍的能力是学习,他能够借助所有他看过的异能,而鬼面的能力是吞噬,在场的除了沈巍以外全部不是地星人,他本想吞噬沈巍的黑能量,可刚一运起,看着那人就不由自主地将手放下了。 
 

怎么办,原来,我还是舍不得伤害你。 

 

黑能量与黑能量相互碰撞,激发的磁场似要将整个屋顶掀翻,沈巍将手一掀,手中的斩魂刀便脱出以不可阻挡之势刺向了鬼面,鬼面忙运起能量抵挡,斩魂刀或劈或砍或削,灵活多变,鬼面连月来因被腹中胎儿吸收了不少黑能量一时竟奈何他不得。 

 

腹中疼痛感越来越强,还伴随着一阵阵绞痛,鬼面能够感受到胎儿因为母体的震荡而不断挣扎着,有一股血从身后那极隐秘之处流出,顺着大腿蜿蜒而下。 
 

 

他见大势已去,以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奈何不了他,更何况杀了赵云澜,心下萌生了退意,见赵云澜就在对面不远处,便借着那人的刺一刀跳到了赵云澜身边将他钳制住,对那人说:“哥哥,小心伤到了你的赵云澜,今天是我失算,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你放我离开,我就放了赵云澜,如何?” 


沈巍没想到他如此卑鄙,顿时气急:“你!” 


鬼面看着那人为自己嫉妒的人担忧焦急的样子心下不知是何滋味,哥哥,在你心中,是不是除了赵云澜,就再无旁人了? 
 

他这么一发呆,被他挟制的赵云澜就立马找到了机会挣脱控制,朝怀中掏出那柄特制的枪迅速往后射了出去,可鬼面反应如何迅速,这点小把戏自是伤不到他,一下就闪过了,刚想嘲笑他几句,一把锋利无匹的刀就穿腹而过,他低下头瞧了瞧,似是有些不敢相信。那把刀样式再熟悉不过,正是他哥哥斩魂使那把斩过无数幽畜的――斩魂刀... 

 

鬼面倒在地上,捂着腹部,怔怔地看着那些血源源不断的从那里流出来,止也止不住,就连黑能量,也仿佛随着腹中那小生命的逝去不住的迸发流逝了出来,他强撑着那一口气朝他万年来片刻不曾忘记的人望过去,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算了吧,他想,好累啊,他已经,不想再恨了。任由自己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哈哈!不愧是兄弟,就是有默契!”赵云澜开心的拍了拍沈巍的肩,本以为沈巍会如往常一样羞涩的笑笑,却发现沈巍握着刀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后,不知在想什么。 
 


?他随着转身向后看了过去,只见那鬼面倒在地上,身下的血已经将他的下身全部浸湿,弥漫了整片地板。他奇怪道:“咦?我记得你以前和我提过你弟弟夜尊与你是双生鬼王,拥有不老不死的能力,怎么他流了这么多血伤口还没愈合?!” 

 

“……” 


下一章

――――――
怎么样(-o-)/ 甜不甜?

评论(121)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