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聂卫】情既相逢必主 yin (九)

上一章

卫庄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的他回到了童年,那个并不快乐的童年――

孤儿院的生活很艰苦,自卫庄记事来便是大点的孩子欺
负小点的孩子,争夺食物、玩具、打架的事情时有发生,孤儿院的那些护工阿姨们也不管,对她们来说,这群孤儿不是自己的孩子,因此受了点伤也毫不心疼,只盼望着把他们这群烦心鬼通通送出去多拉点投资才是正理。

孤儿院的孩子都挺早熟,或者说,是这个残酷的世界逼着他们早熟。他们似乎觉得被领养就意味着幸福,吃穿不愁,因此每当有人来领养的时候都会纷拥而上,向那些人把自己像推荐产品一样的推出去。

来领养的大多是多年无子的夫妇,有的看到卫庄人虽小小的,但却不闹腾,便上来问话,卫庄只是不理,那些人撞了个钉子,觉得自讨没趣,又觉得卫庄这样安静怕是心里有病的,不好养活,虽是看着他玉雪可爱,但时间久了,问得人也就少了。

孤儿院的人惯是拜高踩低的,没有了利用价值,各种闲言碎语也就都出来了,小孩子不懂事,大人说什么,他们也就跟着说,心中也觉得凭什么他们望而不得的,他却毫不在意,于是什么“自闭症”“怪胎”“小哑巴”“没人要的”难听的话都说起来,一直持续到他十岁觉醒,然后被塔接回去,踏入另一个深渊...

卫庄醒来,冷静无情的神情根本不似刚刚睡醒,门外赤练正向盖聂交待着孕夫应该注意的事项,忽见盖聂神情一滞,原来是盖聂感应到卫庄已经醒了,便跨入房间,与哨兵的眼睛对上。赤练见状,有眼色的悄悄走了。

盖聂絮絮叨叨的问卫庄想吃点什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等等,一系列细致的问候,俨然是老婆子上身了。卫庄却气定神闲地反问:“你很闲吗?作为赵一的徒弟,任务很多吧!”

盖聂顿了顿,迟疑了一下才回道:“我跟老师请了假,说我有哨兵了,他怀孕了,我得照顾他,老师就准了我的假,让我照顾好你……”

卫庄:“……”当他没说行吗?

迅速的下床,起身,整理仪表,待一切都准备好后,无视了盖聂就准备出去,腿正要迈出去,盖聂就问要做什么,卫庄只是回了俩个字“杀人!”,他刚接收到塔的讯息,要他杀一个政界首脑,不必说,定是又碍了那群高层的眼的人。

话刚说完,卫庄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无可争议的是,在力量和速度方面,向导永远比不上黑暗哨兵,所以很多黑暗污秽的事,向导或有听闻,但真正接触的永远都是哨兵,这便是,哨兵与向导,最大的不同,力量上的差异只是其次,身处完全不同的世界,对光明的向往才是,哨兵真正被向导吸引的地方……

盖聂收回自己要拉住那人的手,不自觉望着窗外,若是紫女韩非等人在场,就会发觉,这一幕如此的熟悉,因为盖聂倚窗的姿势、表情,竟是与卫庄一模一样!韩非见了,定是要感叹,这一对,定是前世的冤家,然后又感叹,唉╯﹏╰,自己貌似也有个冤家!

嬴政:啊啾!(?)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