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情既相逢必主。。。yin(聂卫*向哨)(二)

      
           脑洞迫使着我又来更下一章了,然而真的要准备考试了,呜呜(┯_┯),谁来帮我剁了这双按键的爪子。。
―――――――――――――――――――――――――――――――――――――
        上一章
             

              卫庄是在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下醒来的,睁开双眼,以黑暗哨兵数倍于普通哨兵的极佳视力使他即使身处黑暗中也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一个应该是旅馆的房间里,他正压在一个青年身上,身下的人不着一物,浑身青紫,布满吻痕,嘴巴也红肿了,一看就是被人“欺负”地狠了,卫庄眯了眯眼,那种饱胀的感觉正来自于他容纳青年的地方,直起身,跨坐在青年身上,后面难免会因刺激而收缩,由此带来的就是身下人的一声闷哼,青年的那物什还在他体内,已经被他榨干了最后一滴液体,却仍被自己牢牢禁锢吸吮着,好吧,很明显那个欺负人的是他。。想起今天他最后杀的那个人投掷的液体然后与“塔”里那群人的结论结合起来。。他想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站起身,后面不舍的与那物脱离,发出“啵”的一声,卫庄的耳朵罕见的被染上一抹浅红,收紧后面,不让里面的东西漏出,哨兵良好的平衡力与体力使他在下床软脚的那一瞬间稳住了身体,就这样走去了淋浴间清理着发泄过后的身体,洗完澡,卫庄穿好衣服后走了出来,床上的青年还没醒过来,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卫庄拿起剑,将鲨齿抵在那人的脖颈上,只要轻轻一动,这个见证了他耻辱的生命就会消失了,手上用力,却又忽然停了下来,百分百相容的向导吗? 卫庄泄了一口气,算了,说不准以后还有用到他的时候。。越想越暴躁,卫庄在还没有反悔时一旋身走出了房间,他怕再看着那里,自己会忍不住。。

               “阿聂,你这几天怎么魂不守舍的,连上课都这样,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荆轲虽是似往常这样说笑着,眼里却带着担忧,盖聂自然感受到了这点“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你不用担心”“哈哈!!那就好,我去找小高了”荆轲听了这话,放下心来,他自是知道盖聂一向是个有分寸的人,他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是没事的,笑着拍了拍盖聂的肩膀,就溜去找高渐离了。盖聂眼里闪过一抹笑意,随即又沉思起来,这几天他一直在想着那天晚上的男人的事,他虽是一个向导,但是盖聂的身手却是连一般哨兵都打不过他的,那么能制住他的人就一定是哨兵了,盖聂师从“塔”里唯一一个向导长老鬼谷子――赵一,因此通过他师傅的关系来查一个哨兵的信息还是没有太大难度的,赵一也以为自己这个徒儿的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知道要找一个哨兵作伴侣了,自然不会拒绝盖聂的请求。
      

           没有建立精神链接,不能通过感应找到那人,便只能一个个查了。盖聂查阅了“塔”里所有普通哨兵的资料,发现并没有符合那天那个男人的信息,一般婴儿在还没有出生就会经历一系列检查,被确定了是哨兵或向导的身份后,他们一出生就会被送往塔里,因此是绝对不存在没有记录在案的哨兵和向导的,盖聂很确定那天的男人绝对是哨兵,因为他散发出来的那种极富有攻击性的强大气息绝不是普通人或向导能有的,既然不是普通哨兵,那就是黑暗哨兵了?不是盖聂小瞧那个哨兵,只是黑暗哨兵少之又少,绝大部分黑暗哨兵都已经有了向导,并与之建立了精神链接,一般是不会……咳!!出去找其他向导的,因此那人应该是一个还没有向导的黑暗哨兵。……?!!等等!盖聂的脑中闪过什么,他飞快从光脑中找出那个人,光脑上显示了男子的三维立体图,即使是虚拟的,盖聂也认出了那双带着野性的漂亮眼睛,卫庄!!

             “大人自从那日回来就一直沉默不语,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紫女担忧的问,“……无事”卫庄沉默了许久,终于回答,怎么可能没事?!紫女望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但是,大人既然不说,她也没有办法……

               一口饮完了杯中酒,卫庄走出紫兰轩,回到“塔”里。房间内,卫庄轻抚着鲨齿,思绪万千。“唔!”那种躁动又来了,这几日他的精神海异常躁动,脑海中一直有一个人催促着他去找那个向导,他硬是忍了下来。。不过……似乎是那个向导找来了,挑了挑眉,凭借着超强的感知力,卫庄用意识在脑海中描绘出了那个正在靠进黑暗哨兵房间的向导,他似乎找到他了,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

                  盖聂站在门外,沉吟了一下,还是敲了门,刚敲上,一声冰冷低沉的声音从房内传来“进来”,盖聂稳了稳被撩拨到的心神,抬腿走进了并没有锁上的房门。
走进去,打量了一下房间简洁冰冷的摆设,好吧,物似其主这句话还是没有错的,直视卫庄“我知道那天是你,可你为什么 ……?我需要一个解释!” 卫庄冷哼了一声下一瞬间手已经掐上了盖聂的颈部“你没有资格知道,最好闭紧嘴巴,否则~嗯唔?!”卫庄收紧了掐着盖聂的手

              被制住要害的那瞬间,盖聂已经运用精神触手侵入了卫庄的识海,他刚触上精神屏障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与这个强大的黑暗哨兵是百分百相容了,毫不犹豫的进入,发现卫庄的识海中一片紊乱,正想帮忙梳理和查看,下一秒却被抑住了呼吸。。
卫庄将这个找死的向导甩手扔向墙壁,冰冷地看着青年因疼痛而蜷缩咳嗽着“试图窥探我的内心徒劳无益,我和你的世界…完全不同,如有下次,我不介意鲨齿上再多一条亡魂”说罢,正想离开,无数根精神触手编成的细密的精神网就缚住了卫庄的识海,盖聂扶着墙站起身“如果我偏要呢?”

                  乘着百分百兼容的属性迅速包裹侵入哨兵的精神海,扬起一抹微笑,用触手撩拨着卫庄的情欲,“卫庄是吧?我可以叫你小庄吗?”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