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吾有一念 ,虔诚千年

【润旭】凤凰泪 HE(上)

一大早,鸡鸣声刚刚响起,街边的雾还没有散开,润玉便背着药篓和锄子出来,轻轻掩上了门。

街上此时还稍显冷清,只有卖菜的小贩或担着担子或推着牛车走着,但再过一会儿,浓雾散开的时候,这里便会人声鼎沸,吆喝声和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新的一天便正式开始了。

小镇不大,镇上的人都相互熟识,早起互相寒暄几句,嚷嚷着谁家的媳妇做事勤快,今天的菜新不新鲜,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见润玉背着竹篓出来,便知道他又是要上山采药了,卖包子的赵爷爷看着眼前懂事清秀的少年眼里满是慈爱,从蒸炉里拿出一个热乎乎的肉包子就往他怀里塞。

“拿着,不许又私下放钱给我,老头子我年纪虽然大了,眼睛可还好使的很!”

润玉推拒不过,只得受了,扬起一抹清润的真心笑容,“那就谢谢您了。”

包子还烫着,润玉将它踹进怀里,等上山的时候吃,又想着改天还是要把钱还给赵爷爷才是。

待他都远了,街坊邻居们才又凑到一起,叽里呱啦的感叹着:

“多好的娃啊,又聪明又懂事,可惜就是命不好,爹娘去世的早啊。”

“也是润玉他叔父叔母太没良心,人家父母把一个好好的娃儿托付给他们,又留下那么一个好药铺,收了好处却还不好好待人家孩子。”

“我家大郎要是有人家润玉一半的好啊,我就谢天谢地了。”

又是一阵唏嘘

……

润玉走至幽山脚底,幽山,顾名思义,幽静无人,此山偏僻,少有人烟,但山间幽险处却生长着少见的挂剑草,对治疗外伤有奇效,受叔父之命,他今天便是来寻这草的,好在从前爹娘尚在时教了他不少药理之事,其中便也包括这药材的生长习性,所以这药除了难寻一些倒也没其他麻烦。

在山间转悠了半响,挂剑草没寻到,倒是找到了一些车前草和川乌之类的寻常药材,润玉扶着树干,用袖子抹去了额上的细汗,此时已近晌午,云雾皆已散去,露出了这山的真容来,密林深深,难于攀爬,若是在里面迷了路,没有三五天是走不出来的,好在此间野兽不常出没,不然未待饿死,倒先成了野兽的腹中之食。

午间日头毒辣,润玉寻思着找一阴凉处避一避,正好发现不远处有一被繁茂藤蔓攀爬缠绕掩盖着的山洞,那洞隐蔽,若没细瞧,倒真不易发觉。

进得洞内才发觉里面空间极大,地面还算干净,边上还有熄了的篢火,想来是有上山打猎的猎户有时会在此过夜而特意打扫整理过的,这洞极为幽凉,不过待了一会儿午间的燥热便已平复,润玉身上不过穿了薄薄一层,凉意袭上心头,远远瞧见角落里铺了一层厚厚的干草,他将背上的竹篓取下,走了过去。

走得近了,才发现这干草上竟然有一只奶黄色的小鸟,因其羽毛颜色与干草相近,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润玉见那只小鸟静静的卧在干草上面,尾翼上还有血迹,看见他似是想躲,但因受伤太重,扑棱了俩下便不动了,一双杏仁似的眼睛灵动的像是会说话般,静静的望着他。

润玉从未见过这般有灵性的鸟儿,不由心生喜爱,刚才见它飞不起来,润玉便大概知道恐怕这只小鸟是腿受了伤,他试探般的将手放在小鸟身上轻轻梳理了一下它的羽翼以示友善,小鸟儿也似知道他并无恶意,象征性的挣了挣翅膀便复又奄奄的趴在干草上,很没生气的模样。

润玉不禁皱眉,环视四周,他忽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蒲草后,拨开那一小片草丛,取出小锄子小心翼翼锄去其他杂草,将那几根异常鲜嫩的碧绿草叶连根带土挖了出来。

这便是挂剑草了,他人遍寻不着,而他无疑是幸运的,不过几日便找到了,便是听从前药铺有经验的老伙计说当年他也是一连寻了好些天才找到那么一两株而已。

想到叔父叔母只要求他找挂剑草而并没有说具体的数量,润玉将其中俩颗根部还裹着泥土的挂剑草放进药篓里妥善收好,又取出他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的清水将剩下的挂剑草洗净,用药杵在钵里细细碾了,放在从自己身上撕下的干净布条里,他回到干草蒲边,轻轻拍了一下那只鸟儿的头,见它盯着自己手上的沾着药的布条歪了一下头,朝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未作反抗。

莫名觉得这一眼可爱的要命的润玉虽惊讶于它如此通人性,但那一点疑惑在看到了小鸟腿上极为狰狞的伤后尽数被抛到了脑后。他坐下来,双手捧起小鸟轻盈的身体将它放在自己腿上,为它包扎着伤口。

感受到人类的气息还有体温,小鸟趴在润玉腿上,身体不自觉的僵住了,它抬起小巧的脑袋,瞳孔里映出那人为它处理伤口的认真模样,腿上原本火辣辣、稍一动就会传来撕裂痛楚的伤口出一阵阵清凉湿润之感,鸟儿看着自己被认真包扎好的伤口,眼中光芒一闪而过。

腹中传来“咕咕——”的声响,提醒着润玉今日还没有用过午餐,从怀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干粮,少年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忽然想起这只鸟儿腿上的伤像是有了一段时日,飞都飞不起来的它定是也还没有吃过东西,想了想,润玉将小鸟放下,起身走出了洞内,过了没一会儿,他掀开藤蔓又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片大叶子,蹲下身,将叶子递到小鸟面前,上面有几只肉嘟嘟的草虫正四处爬着,想着鸟类应该都吃虫那这只应该也不例外,润玉便跑到外边捉了几只,没想到小鸟好奇看了一下之后便将头扭到了一边,一副瞧不上眼的傲娇样子。

“咦?不吃么……”

等了半响都不见它回头,润玉拧了拧好看的眉头,将包着青虫的叶子放到地上,思考着鸟儿会吃的其他东西,他看着地上得了自由便扭着胖胖的身子努力向外爬的虫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掰开早间赵爷爷给他的包子,露出里面鲜嫩的碎肉,他递在小鸟面前,鸟儿闻到肉的香味顿时将头转了过来,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望着里面的肉馅 。

于是少年笑着又将包子递近了些,小鸟儿试探的在上面啄了一口,似是觉得味道不错,它便又继续一口一口慢慢啄了起来,很快就将整个包子都吃完了,润玉看着它明明很饿却仍然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吃着,忍不住戳了下它毛绒绒的脑袋,将它的头戳的一偏。

小鸟被他的动作戳得生气了,虽没“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但啄食的力度却大了不少,掌中传来不轻的力道,润玉眼中笑意更深,伸手摸着它光滑美丽的羽翎。

“真是只高傲的鸟儿呢,你这么漂亮,个头也比寻常的小鸟大了不少,又通人性,想来不是凡鸟吧。”润玉不禁喃喃道。

“本族长当然不是凡鸟!”因涅槃是每只凤凰最虚弱之时,即使旭凤贵为族长也不例外,不久前他于族长之位诸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然他上位不久未将那些隐患清除就迎来了每五百年一次的涅槃,即使有下属燎原忠心守护,却还是一时不察被歹人所害,涅槃虽然成功,却也害得他真身受伤无法化形甚至口不能言,只得暂时变成本体静待伤势恢复。

他坠落的地方恰好是罕无人烟的幽深山谷,腿部受伤飞不起来又在林里迷了路,好不容易寻着一个可以勉强栖身的山洞,旭凤化成原形又将自己缩小只比一般鸟类大一点儿的大小后,躺在干草上后任由自己昏了过去。

待旭凤重新有了意识已是好些天后,他腹中饥饿却碍于腿上行走不便,正当他一本正经的仰起自己的鸟脸想着是再修养一阵日子再去寻找食物还是先裹腹再想办法恢复伤势时,洞里突然进来了一个人族少年。

见这少年生的清秀举手抬足也从容有度不似坏人,旭凤也就没有排斥他的接近,令他意外的是这人居然会找到草药为他疗伤,这不由让他对这位人族少年又增了几分好感。

后来见少年吃着东西,他也有些饿了,那人也明显想到了这点,居然给他寻了几只虫子让他吃!

凤凰是世间最高贵的神鸟,非清泉不饮,非梧桐不栖,怎能同那些凡鸟般食虫子呢?!旭凤很有些气恼,一向性子淡薄的他万年来第一回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若不是这凡人为他疗伤有恩于他,他定会惩戒一番!

不过……这个人类呈上的肉还不错,本族长就不计较他的犯上之过了。

润玉见这鸟儿鸟喙上下开合不知在说些什么、很是威严正经的……可爱模样,心下不由越发喜爱,现今要找的挂剑草也已寻到,他吃完剩下的干粮,用干草编织成一个精致的鸟窝,将旭凤放了进去,将他小心护在怀里,走上了回去的路。





评论(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