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番外篇完结)

番外七

“呼——呼”清槐腾地一声从床上坐起,脸上全是热汗,外间守夜的人听到动静,忙焦急的询问。

“无事,毋需进来”找了个借口将她们打发,清槐见时间还早,刚想继续睡下,可刚一动就发觉腿间黏腻的很,清槐身子僵住,索性一把掀开被褥,去了瀑布。

迅猛的水流打在脸上、身上,将所有的痕迹冲刷,清槐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全是那人的一颦一笑,这些日子他虽仍旧去了栖梧宫,却始终不敢同那人太过亲近,为的是不会让阿夜以为自己同他生疏了,但夜间接二连三的旖旎乱梦,却揭示了自己心底最不堪的欲【马赛克】望。

他这个年纪,做这种梦倒没什么,坏就坏在,自阿夜回来后,每回对象都是他的阿夜,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承认。

忆起梦中场景,清槐刚刚平复的那处又有苏醒的迹象,他用力甩了甩头,赤身走到岸上,将遗留着罪证的绸裤绞成齑粉。

今日休沐,他也难得可以放松一天,刚走入里间,便有宫娥来报说二殿下前来拜访。

“阿夜来了?知道了,下去吧”,清槐挑了挑眉,有些惊讶,这以往都是他眼巴巴的跑去栖梧宫,今日怎地主动来宫里找我了?

他刚从与这人颠鸾倒凤、肢体交缠的旖梦中清醒,此刻正羞愧着,哪里肯见这旖梦的正主儿,但阿夜难得来他宫里一次,又怎舍得拒绝,正陷于两难之际,炎夜清越淡雅的声音已从殿外传了进来。

他与炎夜是嫡亲兄弟,那些守卫自然不会拦着他,炎夜一路穿过长长的廊桥和亭榭,见到的就是兄长眉毛拧在一块、貌似在作甚么重大决定的愁苦模样。

这一幕实在太喜剧,炎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成功引起了还在苦苦抉择的大殿下的主意,见炎夜看着他,眼中带了戏谑之意、整个面容都柔和起来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的跟着一笑。

见他衣衫凌乱,发梢间也还滴着水,炎夜目光闪了闪,故作疑惑道:“兄长怎的一大早就沐浴”,他凑近兄长身边,拿起那湿漉漉不断往下滴着水的青丝聚起灵力烘干了它,反正他是火凤,做起这种事来得心应手的很,清槐刚从瀑布回来,身上还带有寒气,察觉到这点,还有兄长这些天和他相处时总是目光闪烁不愿同他有太多身体接触等等异常反应一概联系起来,不是很容易就能猜出原因来么。

鱼儿已经上钩了呢。炎夜眼波流转,似是极不经意的吐出一句对他这个兄长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的一句话来。他说:

“对了,兄长,你是不是昨晚忘了给自己施一个防护罩了?父帝送了我一头小魇兽,这几天总是偷溜出去,今天回来便给我吐了几个梦出来,其中有一个所思梦,好像是……你的。”

炎夜凑近听完话后僵得如木偶般一动不动的清槐耳边,呵出一口热气在那人耳际,满意的看到那里原本泛着白玉般色泽的光洁皮肤顿时被绯红充斥,炎夜衣袖一挥,一个黄色的气泡般的物体便飞了出来,立在半空中,将它记录的东西放出来。

透过幻境,可以清晰的看到,兄长和他都未着寸缕,橘黄的灯光里照射下,里面交缠的两具年轻男性体若隐若现,清槐与他的下身如双生藤蔓一般紧紧缠绕在一起,密不可分……

“啪——”黄色气泡被法力打碎,变成一个个淡黄色的光点然后消散在空中。

清槐脸彻底羞得红了,施术将所思梦打碎,他转身欲逃,手却被拉住,炎夜一个转身挡在门口,淡笑着望着他。

他制住兄长所有的反抗,拥住他,低下头附耳轻声说道:“真是一个,有趣的梦呢,不是吗?兄长。”

清槐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反复对此,终于,他抬起头来,眼里泛着泪意,颤声道:“阿夜,是我对不起你,我身为兄长,却对弟弟怀着这样龌龊的心思,实在禽兽不如。我会自请禁闭百年,你若生气,就尽管在我身上发泄出来,你不想见我我就再不出现在你面前,求……求你不要讨厌我!!”清槐紧紧咬着下唇,面上血色全无,像是豁出了所有般,大声吼道。

“哈哈。”一阵轻快的笑声从两人相贴的胸膛传来,在清槐听来有如雷鸣,他不敢置信的看向炎夜,只见那人脸上带了难得的笑意,放在他腰间的手又收紧了些,炎夜一字一句的道,声音虽小却足以让他听清。

“兄长,你又怎知我不心悦与你。”

……

清槐怔怔地站在原地,脑海中不断回响着炎夜临走时他们的对话。

“既然兄长对我有意,那我们便成婚如何,也不拘谁娶谁嫁,当然,我是很乐意给兄长当新娘子的啦,新郎就好了。”

“等等!我!……”清槐不懂事情怎么跟他料想中的完全不一样,明明他都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人眼中的失望和厌恶了的。

他看着此刻的炎夜,眼中满是柔情?清槐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我……我们可是兄弟,怎么可以成……成婚呢!?”

“那又怎样,父帝和父君也是兄弟,但又有谁敢当着他们的面有一句指摘?!还是说,兄长,不愿?”

“……”

见清槐嘴巴开开合合,却说不出自己想要听的那一句承诺,炎夜周身的气息的都黯淡了下来。

清槐看着他最疼爱的弟弟竭力掩住自己的失望,明明委屈得连眼角都带了泪却低着头不肯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炎夜背过身去,瘦弱的身体倔强的挺直,他的肩膀不住的微微颤动,在清槐看来便是伤心的很了,他听到炎夜声音都忍哭忍得沙哑,带着泣音道:

“想来是我这个弟弟性子沉闷阴暗不好相处,既不通政务也不精文武,配不上天界储君了。”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清槐忍住胸口传来的闷痛,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怎会这样想!我……”

他嗫嚅了许久,才终于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好,我答应你,阿夜。”

炎夜眸中渐浓的墨色瞬间褪去……

“嗯。”

炎夜可不会给兄长犹豫反悔的机会,不过他也不想将人逼得太紧,允了一段时间让兄长好好思考,而清槐或许也是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不多时便同炎夜一起跪在润玉旭凤面前,求他们应允婚事。

成婚的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除了父君初时生了许久的气不愿见他们外,父帝却是默许了,然后私下里不知和父君说了什么,父君最后竟又同意了,还拉着他俩说要好好相处不准吵架之类的叮嘱,最后大掌一拍,订了婚期。

身为至亲又是最高掌权者都同意了,底下那些大臣们自然只能附和,少数几个迂腐的学着凡间的那些史官谏臣们撞鼎撞柱子,润玉也随着他们去了,反正死不了。

魔界魔风开放,只要彼此看对眼便不怎么拘泥其他繁文缛节,对他们的婚事皆是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自然没人阻拦。

于是天界大殿下清槐和二殿下炎夜成婚的消息便随着喜帖一起送到了各界。

大婚当日,清槐与炎夜对坐于婚床上,看着彼此,他们一个清雅,一个艳丽,坐在一起却极为和谐。

饮完合卺酒,他们伸出手,为彼此解去身上的喜袍,青丝交缠,分不清谁是谁的,一对红烛徐徐燃烧着,偶尔爆出几朵霹雳火花来,喜帐缓缓垂下,俩人交缠的身影投射其中,就连月亮瞧了也羞的躲进了云里。


——终——



终于完结了,这是我写过最长的番外了。













评论(20)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