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任何微小的事情,都是一种沉淀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 正文(终)

全文链接
 

再过些日子便是天后娘娘帝君的的五万岁生辰了,众仙皆知天帝与帝君琴瑟和谐,是一对恩爱的神仙眷侣,天帝陛下更是盛宠帝君,这不,即便政务繁多,天帝陛下为了在帝君生辰之际能多些时间陪帝君,这半年来夙兴夜寐,竟硬生生地将三年的大小事项全部处理妥当了,看着因日夜操劳身形又消瘦了不少的天帝陛下背影,一旁侍立的大仙娥不由得在心里暗羡一句:

 

天帝陛下,真是爱极了帝君呀!

 

然而咱们天帝陛下的真心并不能准确的传达给旭凤,因着俩界虽一统却是分而治之,咱们帝君是魔界至尊,那么魔界的大小事务自然还是落在了他的头上,于是,每天当他从魔界的琐事中脱身回到天界想要被润玉亲亲抱抱举高高(bushi)时,润玉要么不是伏在案上处理公文要么就是去各地巡察见不着他的影儿,偶尔撞见人在天宫的时候也是浅浅的对他疲惫一笑,然后闭眼,沉沉睡去。

 

不明真相的旭凤伐开心,很伐开心,他也曾旁敲侧击问润玉是否需要帮他分担一些时却被润玉拒绝了,知道自家这位看似温软,实则心性极高,既然这样说了就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插手的,看着润玉眼角周围的那一圈黛影,他虽心疼却也无奈,同时心中又存了一点疑影。

 

润玉,到底在忙些什么?

 

这点疑影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扩愈大,由于天帝下了命令不准告知帝君这些,于是完全被蒙在鼓里的旭凤内心郁火越积越大,终于,在生辰当日,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而引发这一切的契机么……

 

那天,被自家大小儿子的那点事儿扰的头疼的帝君殿下终于想着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他遣走了随侍们,一个人在天宫转呀转,最后便溜达到了他的叔父月下仙人的姻缘府里,想着这么久没见叔父了同他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也不错,谁知他还没跨进门去就见一些彩带飘飘的神女们从姻缘府出来。

 

旭凤瞧着这几位有些眼生,似是天界几个大部落的神女,平日应该不常来天宫,怎的如今一来便去了叔父的姻缘府,莫非是看上了某个凡人来求姻缘线的?

 

事实上他猜的也差不离了,不过神女们求的姻缘线想绑可不是什么凡夫俗子,而是润玉。

 

“老夫的天帝大侄子丰神俊朗,便不免勾了许多神女们芳心暗许,老夫见她们一片痴心,又拗不过她们的痴缠,便给了她们几根红线玩玩,反正这玩意儿神仙绑着也没什么用处,凤娃儿,你不会介意的对哈。”许久未见健朗如初的叔父还是一如既往地心大,他拍拍旭凤的肩膀,没心没肺的大笑着,向他讨着话本儿。

 

我很介意!

 

暗地里给润玉扎了几百个小人的旭凤面上强笑着,一边和叔父唠嗑打着太极一边从姻缘府顺走了一大团红线,直至傍晚,终于心满意足的从姻缘府走了出来。

 

叔父站在门口,见他回头看还朝他含情脉脉的一笑。

 

就差没拿块手帕挥着了。

 

被自己突如起来的想法惊到,旭凤抖了抖身上突起的鸡皮疙瘩,回了寝宫。

 

天色渐暗,已改了从前昼伏夜出习惯的天帝陛下已解了衣裳,此刻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清谈录》,见他今天难得这么早就回来且精神颇足,旭凤有些诧异,见他朝自己招手,旭凤脚下一顿,打定了主意,任由他牵住自己的手拉到了床上。

 

——拉灯——

 

云雨初歇,旭凤看着被折腾的不轻、连眼角都染上了一层情*yu过后的烧红的润玉,笑的志得意满,他拿出藏了许久的红线,往此刻赤*luo着身子、任他为所欲为毫无反抗之力的润玉身上一圈圈缠绕着,将人捆成一团,再将红线变没。

 

好吧,其实他也知道他的润玉洁身自好且一心痴付与他,决计不可能和那些神女们有任何牵扯的,怪只怪……

 

他抚上已替他生育了三个孩儿、年纪其实已经不怎么轻却仍旧美得让人心动的那张他看了千遍万遍都怎么也看不够的熟悉脸孔。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滴!

 

骄傲的凤凰难得脸红着,看着那人即使在睡梦中也仍旧不自觉散发着魅力的润玉,出了神。

 

第二天,天帝陛下撑着浑身像被车轮来回碾过的酸痛身子起来,发觉身上多出了某人放上去的东西后,难得的开怀大笑,那模样,即使是被天帝的魅力所深深折服的那一群怀春宫娥们瞧了,也不得不在心里暗暗腹诽两句。

 

真的有点像只奸计得逞的狐狸啊,不,陛下,我们还是爱您的!

 

勤勤恳恳的天帝陛下昨天终于将未来三年的庶务尽数处理,无事一身轻的润玉回到宫殿后便吩咐下去,沐浴过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翻着几本闲书,等着某人归来。

 

老夫老夫,咳!那啥多年,润玉一眼就瞧出了旭凤的脸色不对,知这人甚深的润玉稍一联想便大概猜出了这人不开心的原因,自知这段时间冷落了这人,润玉有些示好意味的伸出手去,不一会儿,果然那傲娇心软的凤凰就搭上他的手,面上还有些不情不愿却任由着他抱住他一起倒在松软的床上还不忘放下了帷帐。

 

十分好哄的旭凤因昨晚过度“操劳”,此刻还静静睡着,散落一头青丝,润玉卷起一缕放于手中缠绕把玩,须臾,他将缚于身上的红线取出一根,执起这人左手,缠在旭凤腕上。

 

礼尚往来嘛,他想。更何况,魔界民风开放,他也有些担心那些个不长眼的人非要缠上来,虽然他不惧,但总归是麻烦。

 

那人露在里衣外边的脖颈如此纤长美好,没禁住诱惑的天帝陛下在他颈侧重重嘬了一口,留下一抹带有十足占有意味的暗红印记,润玉在上面流连着,不时落下几片羽毛般的轻吻,他既眷恋着此刻这人难得的乖巧,心里又想着若是旭凤这时醒来同他温存片刻也是极好的,一向精明能干的天帝也犯了难。

 

被不断“骚扰”睡眠的旭凤拧了拧眉,终于醒了过来,疑惑的看着润玉面上夹杂着为难和跃跃欲试及各种不明情绪相互交替异彩纷呈,见他醒了,立马换上一脸清润笑容,俯下腰,在他嘴角轻吻了一记。

 

旭凤控制住嘴角的上扬,强作冷淡,他将脸撇向一边,故意不看润玉,做完这个动作后又觉得好像太小家子气了毕竟昨晚人家都任他为所欲为了一晚上又这样示好自己还这样就好像、似乎、貌似显得矫情了些,于是又将头转了过来,看似不经意但却偷偷觑着润玉的脸色,旭凤说道:

 

“怎么?我这么好看,叫你一大早就亲吻我?”

 

这幅别别扭扭的模样引得润玉瞬间笑意更深,在这人再次炸毛前即使收敛笑容,一本正经的回道:

 

“对,我家旭凤,最好看了,我啊,怎么看也看不够呢!”

 

“……”

 

旭凤瞬间脸色爆红。

 

“好啦!”润玉一把拉起将自己裹在被里不肯出来的自家伴侣,见旭凤不明所以,润玉便将自己近段时间的异常和打算尽数说与了他听,旭凤还没来得及惊讶感动,润玉就捧着他的脸,与那双美丽凤眼对视,郑重说道:“旭凤,我们该启程去人界了,天界一天,凡界一年,我们有很长时间,可以一起,赏遍世间山花烂漫,壮阔山河……”

 

——

 

天界魔界同时告急!!!

 

天帝协魔尊一同下凡体验红尘去了,诸事暂交由天界大殿下和魔界卞城王鎏英处理,如有急事……暂缓。。

 

清槐&鎏英:“父帝/润玉,算你狠!!!”

 

—TBC—

评论(35)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