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西

吾有一念 ,虔诚千年

【旭润】千里姻缘一线牵(十六)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娘…亲???”旭凤只觉背上窜起一阵诡异的寒意。

“娘亲,您…呜!不要生爹爹的气了好吗?呼!永远…陪着槐儿……”小娃娃的眼睛里浮起一层雾气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声音也断断续续抽噎地不成样子。

旭凤心底的某一处就莫名的软了下来,他不懂得如何哄孩子,只好再次将娃娃抱在怀里站起,任由他搂自己的脖子不放。

“嗯,我在……”

过了一会儿,小孩儿心境平复了下来,绞着自己的衣裾羞赧的不敢看他,旭凤忍住嘴角有蔓延趋势的笑意,将手放在清槐头顶那小小的发旋处轻轻揉了揉,感受到他掌心传递过来的温暖和慈爱,清槐试探的抬起头,小眼神忽闪忽闪的望着笑意盈盈的“娘亲”。

忽的,小娃娃想到了什么,拉住旭凤的衣角一力把他往放置着书架的墙角边引,别看清槐人不大,力气却不小,感受到衣服上传来的力道,旭凤眉头微挑条,未做反抗任由小人儿将他带到了那架放着满满琴谱兵书的架子边。

不过看了一眼,旭凤就瞧出了这里头的蹊跷,清槐松开了他的衣角,手一挥就解开了这里的封印法术。

“娘亲,跟槐儿来~”小孩儿甜甜的奶音听得人心肝儿一颤,旭凤额角青筋突突直冒,止住清槐欲往前走的步伐,蹲下身和小孩平视,今天是他与清槐的第一次见面,断不能给孩子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

旭凤理了理小孩儿有些凌乱的发髻,清槐仙龄未及一百,放到人间不过是一俩岁的小娃娃,头发柔软细嫩,刚才被他这么一揉就有些散了,他将清槐的头发重新用红绳扎成俩个半髻,柔声询问他:“槐儿,你知道我是谁?”

“嗯!你是我娘亲,我知道!”清槐使劲点着他那颗小脑袋,生怕旭凤不信似的又重复的一遍,整个人憨傻的可爱,旭凤瞧着心下无限欢喜。

生怕他不信,小清槐迈着短腿牵着他心心念念了几十年的“娘亲”就往已经打开的密室里走。

密室在夜明珠的交相辉映下并不显得暗淡,因此以旭凤的目力可以清楚的看到空旷的密室里墙壁、案几还有因暗室的门被打开后随风飘摇着的画像。

粗略一扫,竟有千余张,诧异过后再一细看,又发觉画中所绘,皆为一人,大部分画像上绘着的人像,或身着战甲、搭弓挽箭,或红衣凤簪,凌空而舞,也有零星几张上那人面中带煞,一身黑袍迤地、容色逼人,从稚嫩的童子、清雅的少年再到雍容青年、邪魅男子,一颦一笑、举手投足莫不生动至极,可见执笔之人画技之绝。

画像的人显然极为熟悉所画之人,画中人的情绪和形容仿佛能从这薄薄的一张画纸中透出来似的,让看画的人也染上了其中几分情绪。

旭凤怔怔地走到唯一一副有着两个人的一幅画前,画中少年身骑红马肆意张狂、鲜衣怒马、纵横驰骋,眉眼间透着他这个年纪独有的骄矜之气,在他身旁稍落后一点的位置,看起来比前边少年年纪稍大一点的温润少年双手持缰,浅笑着看着他前头的少年,薄唇微启,看起来想要提醒那人诸如“慢一点小心摔下去”之类的话。

清槐走至他身旁,偏头看向他,与画像中的少年都有些相似的稚气小脸就这仰着,眼里溢满了对他的儒慕和亲近。

小小的脸蛋儿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道:“自我有记事起,爹爹便一直画着同一个人,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问爹爹画像中的人是谁,爹爹就回答我说是他一生挚爱之人,后来我问月下叔公什么是挚爱之人,叔公就告诉我挚爱之人就是那个让你会一直想着他,念着他,当见着他了就很开心,见不着就会很难过的人,然后清槐就跑回去问爹爹所画的挚爱之人是不是就是和爹爹一起生下我的人,爹爹也默认了,我每日都会来瞧一瞧娘亲的画像所娘亲的样貌再熟悉不过啦,所以今天娘亲回来天宫与清槐和爹爹团聚时我立马就认
出了娘亲……”

“……哦?是吗?”旭凤为何听了这话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清槐见“娘亲”并未有表示很开心或很感动的样子,他撅着小嘴,不甘心的继续道:“娘亲知道了爹爹这么想念娘亲你,娘亲却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难道就像那些仙子姐姐说的那样,娘亲不要槐儿和爹爹了吗?”说完嘴巴一瘪,眼看又有嚎啕大哭的趋势。

看着小人儿委屈难过的样子旭凤心疼的不得了,连忙温声安慰道:“别听旁人胡言,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儿,娘亲……不!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今天回来就是来看槐儿的呀!”

清槐止住泪意,紧紧抓住旭凤的手颤声道:“真的?!娘亲会永远陪着槐儿和爹爹吗?”

“嗯!”旭凤肯定地道。

得到肯定的答复,清槐幸福的扑到旭凤的身上胡乱蹭着表达自己的开心,见怀里的小家伙如此兴奋喜悦,旭凤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旋即就想起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将小孩儿拉出来,旭凤摆正清槐的身体,神情严肃的让刚见到“娘亲”不久的清槐顿时紧张起来,他立马松开抓着旭凤衣服的手,见原本顺滑的衣料被他抓出了好几个褶皱,“娘亲”的衣领上还有他哭出来的湿痕,以为旭凤是不高兴了,连忙道:

“娘亲,槐儿不是故意弄脏你的衣服的,娘亲生气打我骂我都好,只求您不要离开我们——”清槐话还未来得及说完,额间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稍纵即逝,清槐讷讷的摸着自己刚才被碰过的额头说不出话来。

娘亲刚才,亲了我??(ฅ>ω<*ฅ)

见自己的小孩儿呆呆的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忍俊不禁笑了一下,又在清槐红扑扑的脸蛋上留下一吻,安抚道:“槐儿别怕,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何唤我娘亲而不是父亲或爹爹罢了。”

清槐瞪大了眼睛向旭凤问道:“真的吗?”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清槐顿时破涕为笑,被“娘亲”给了来个爱的亲亲让他开心不已,脑袋中仿佛有一个同他一般模样的小人儿在欢快的来回跑着,不过听到旭凤的问话后,清槐的小脸复又垮了下来,表情疑惑,像是不知如何回答他这个问题。

不过第二次见就已经被自家娃已经弄得没脾气的旭凤见他的槐儿苦苦思索了半天也没有答案,虽然并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难回答的却也不愿为难他,刚想说算了,清槐就支吾着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是槐儿看月下叔公送给儿臣做生辰礼物的人间话本子上都写着长得好看的就是娘亲,生的俊的就是爹爹,槐儿看天宫里成婚的叔叔婶婶们也都同话本一样一个俊一个美,难道,难道娘亲和爹爹不是这样吗?”

终于搞清了缘由,旭凤咳了咳,将面上的尴尬和不自在巧妙的掩饰过去,心想叔父倒还是老样子整日里沉迷于那些话本,近些年居然变本加厉来祸害自己的侄孙了,打定主意以后千万要叮嘱槐儿以后不要看这些东西了的旭凤解释道:“槐儿,我是你父亲,不是娘亲。”

清槐不解地道:“可娘亲生得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位女子都美,就连被誉为“天界第一美人”的锦觅姑姑都没有娘亲美!”

“……”

“……这个…我……”被自家亲娃噎的说不出话来的旭凤还欲纠正他的不正确称呼,突然却察觉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股似有似无的熟悉气息,他心下一震,与那人的恩怨还未清算,他不愿此时与那人正面对上,将清槐放在一边正欲遁走,脚还未跨出门槛腰就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拥住,然后整个人就落入那人的怀中。

那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嗓音比起从前的清润更添了几分沉稳醇厚的味道,润玉叹息道:“旭凤,我的凤凰,既然来了就不能走了……”

旭凤挣脱润玉的桎梏甩开环在他腰间的手冷哼道:“我旭凤若想走,你天帝留得住我么!”说话间神色张扬,睥睨众生。

润玉被拍开手也不着恼,笑意柔柔的看着他,直把旭凤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将被放到一边的清槐牵过来,又施法将在自己体内用灵力温养的数十年的凤凰蛋引出了托于掌中,看着旭凤徐徐说道:“我自知留不住你,但清槐和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你也不要了吗?你可知,这枚火属的凤凰蛋没有你的灵力温养,便是我耗尽毕生精血也无法让它降生。”

“……”

旭凤看了看清槐,发现小孩也正用希冀的眼神看着他,见他不说话,眼中的光芒暗了下去,他抿了抿嘴,又看向那个较百年前只略略大了一点的火纹鎏金凤凰蛋,他的二子,怎么也说不出拒绝伤人的话来。

润玉将那枚蛋放入旭凤手中,又将清槐牵至身前让他握住,再次环住他的腰身,在那人耳畔轻声道:

“旭凤,回来吧,回到天界,这里有你的俩个孩子,还有我,做我的天后,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好吗?”




PS:润玉是水属性的龙,他与凤凰生下的凤凰蛋属火,所以几十年来润玉的灵力只能滋养凤凰蛋让它不致死去却不能使它破壳出生,只有同为火属的另一位父亲——凤凰亲自来才能让凤凰蛋顺利孵化,但旭凤此前并不知道这茬,那个生子药还是头一回给神服用,因此神魔结合生下的孩子会怎样此前无人知晓。

还有,谢谢 @我要慕容黎,命丧挚友之手。  @不可绯红。 的打赏,么么哒(ฅ>ω<*ฅ)

评论(24)

热度(475)